分享到:

王安忆的都市话语与城市精神史写作

“城市精神史”这一概念指向城市人对自己身处城市时的精神状况的体认 ,城市人对城市物质性生存的寻求 ,以及城市人为其存在寻找精神和心理依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明日风尚》2017年18期
明日风尚

浅谈对德沃夏克《作为精神史的美术史》的认识

德沃夏克是奥地利维也纳学派重要的美术史家,他以自己精湛的学术研究,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研究方法,被后人称...  (本文共1页)

《中共党史研究》2016年05期
中共党史研究

史事与文化:中共精神史研究再思

中共精神史研究是中共党史研究领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有关这项研究的理论与方法尚处于探索阶段。中共精神史首先是一种历史形式,它由历史的史事叙事来体现,但作为一种精神...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新闻周刊》2004年13期
新闻周刊

文化品牌才是最大的财富

一部三联的历史就是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史。 今天,我们没有理由让三联游离...  (本文共1页)

《北京教育(高教)》2016年05期
北京教育(高教)

关于大学精神史研究的几点思考

研究大学精神的历史,是在尝试破解中国大学面向未来如何发展的难题。因此,厘清大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学术交流》2017年10期
学术交流

记忆深处的历史——兼论“精神史研究范式”的意义

记忆在人成为历史性存在的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但是,在由理性精神支配的经典历史叙事中,记忆往往因为其非理性特征而被边缘化。记忆被边缘化并不意味着它不真实。可以说,记忆具有经验性和规范性双重维度,二者共同促成了记忆在存在论层面上的有意义性和正确性——因而也是真实性。记忆被边缘化也不意味着它对于历史不重要。在一定程度上,历史是由记忆绽出的,因为记忆不仅保存和复活了鲜活的历史经验,而且塑造着我们的历史意识和未来。因此,将记忆引入历史乃是一项重要的时代议题。衣俊卿教授在《东欧新马克思主...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