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植物生长素的极性运输

研究植物生长素的极性运输对植物发育的影响,就国内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云南农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2013年06期
云南农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

植物生长素极性运输及调控机制的研究进展

植物生长素的生物合成、运输方式、信号转导一直是植物学研究的热点,生长素的极性运输导致其在植物体内呈不同浓度的梯度分布,从而特异性地调节植物几乎全部的重要发育进程。本文系统阐述了生长素极性运...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东北林业大学
东北林业大学

拟南芥SNARE因子AtSYP71调控植物生长素极性运输的分子机制初探

生长素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植物激素,生长素的极性运输主要通过生长素转运蛋白实现。生长素转运蛋白PIN蛋白是调节生长素极性运输和不对称分布的关键。膜泡运输调控PIN蛋白的极性运输。膜泡运输的过程主要包括:运输囊泡的出芽、定向移动、拴留、锚定以及膜融合。由SNARE蛋白、SM蛋白、Rab蛋白、拴留因子等介导的拴留、锚定和膜融合过程是完成膜泡运输的关键步骤。其中,SNARE蛋白是调控锚定和膜融合过程的关键因子。SNARE蛋白包括靶位膜上的Q-SNARE和运输囊泡上的R-SNARE。其中,Q-SNARE 包括 Qa-SNARE、Qb-SNARE 和 Qc-SNARE。目前拟南芥内质网上的Qa-SNARE和Qb-SNARE是已知的,而Qc-SNARE还不确定。植物特有的SYP7家族是Qc-SNARE的候补成员之一。本研究以atsyp 71-1、atsyp 71-2、atsyp71-3、atsyp 71-4突变体和SYP71过表达转基因植株为实...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北植物学报》2009年08期
西北植物学报

植物生长素的极性运输载体研究进展

生长素极性运输在植物生长发育中起重要的调控作用。植物细胞间的生长素极性运输主要通过生长素运输载体进行调控。该文对近年来有关生长素...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植物学通报》2006年05期
植物学通报

植物生长素极性运输调控机理的研究进展

生长素极性运输特异地调控植物器官发生、发育和向性反应等生理过程。本文综述和分析了生长素极性运输的调控机制。分子遗传和生理学研究证明极性运输这一过程是由生长素输入载体和输出载体活性...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重庆大学
重庆大学

构建调控拟南芥根系生长的力学环境实验模型及其评价

力学环境对植物根系生长发育及形态结构的影响受到国内外研究者越来越多的关注,但是目前相关研究着重于力学刺激下根系的生理学变化,对定量力学调控根系生长发育的研究仍然缺乏。同时,土壤刚性强度的力学刺激会直接影响根系发育,而不同类型的土壤,如:粘土、壤土、砂土、板结土等,其由于介质颗粒大小、颗粒与颗粒间相互作用力不同等因素影响而表现出不同的刚性强度,最终会对农作物生长发育和其产量造成影响。因此,建立刚性强度可控的介质模型来模拟土壤条件,这对于研究根系在土壤中的穿透生长情况具有重要意义。本课题选择Agar、Phytagel两种常用于植物培养的介质进行力学性质分析,并选择“浓度与其杨氏模量”所成线性关系较好的介质来建立力学环境实验模型,以杨氏模量(Young’s modulus)来表征介质刚性强度大小。通过对生长于该力学环境实验模型的拟南芥根系生长表型、主根根尖生长素分布、pin1突变体拟南芥主根穿透生长情况及根系中ATPase表达量等研究...  (本文共7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