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共产党员崔排长

让我对"共产党员"这个称号有了沉甸甸质的感受的人,是我入伍后的第一任排长。第一次见到大胡子崔排长是我入伍后的第28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参花(中)》2021年06期
参花(中)

传家宝

父亲1952年入伍,部队在西北边防。入伍第四年,父亲就当上了边防排长,独自带领一个排。说是一个排,其实仅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散文选刊(原创版)》2021年09期
散文选刊(原创版)

我是排长

那年,我在二炮某通信团线路维护一连当排长,平时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外架电话线和挖电缆沟。一次,连长找到我说:"三排长,有条国防通信电...  (本文共2页)

《老友》2019年12期
老友

忘不了“老排长”

"老伴,4月7日咱们去给李排长扫墓,让大儿子陪我们去,带上鲜花、白酒、小菜,我要和李排长聊聊天,...  (本文共2页)

权威出处: 《老友》2019年12期
《北方文学》2020年07期
北方文学

我的妹子嫁给你

排长站岗我巡逻,排长洗碗我刷锅,排长要问为什么?你的妹子要嫁我。排长的衣服我来洗,排长的头发我来理,我喂肥猪排长吃,排长是我的大舅子……战士小崔一边把猪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曲艺》2019年04期
曲艺

律师排长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曲艺》2019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