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翻译中的译者

译者是翻译中的重要角色,其作用和特征对翻译有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文学翻译中的译者主体性:一种多视角研究

传统的翻译研究主要关注的是翻译的标准、原则、风格及直译、意译的争论。然而,作为翻译主要因素之一的译者却很少受到专家学者的关注。最近几年,随着新的翻译学的研究方法和理论的出现,译者在翻译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已成为翻译研究的热门话题和理论界关注的重点之一。作为翻译研究一个分支的译者主体性研究就这样应运而生了,并日渐成为翻译界广泛关注和讨论的对象。因此本文以阐释学、目的论、解构主义的积极意义为理论基石,从当前国内外对这一课题研究的现状出发,分析了国内外翻译史上译者边缘化文化地位的根源,并对翻译研究中的文化转向进行了回顾。从哲学、翻译和主体间性不同角度对译者主体性的内涵、特征进行了探讨,并从翻译过程的不同阶段来描述译者主体性的体现。尝试对文学翻译中最重要的却长期被人们忽视的因素-译者进行系统的全视角的探讨以期深化翻译主体的研究。通过以上分析本文阐明了翻译在本质上是一个创造性的过程而不是机械的语言转换。因此,译者作为翻译中最积极最重要的因素,...  (本文共13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交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接受美学视角下华语电影字幕翻译中的译者创造性叛逆研究

电影字幕的翻译对于电影的宣传与推广具有重要意义,观众对电影的接受程度的高低直接反映了电影字幕翻译质量的优劣。然而,中西方语言表达、文化习俗、思维方式与审美趣味等方面的差异以及电影字幕在时间与空间上的各项限制因素对电影字幕的翻译工作提出了严苛要求。字幕译者时常要通过创造性叛逆的处理,克服种种限制因素,实现目标语观众对电影接受程度的最大化。接受美学重视读者的地位,强调以读者为中心,认为读者的阅读与参与活动是作品获得其历史生命、实现其艺术价值的关键因素。本文从接受美学的视角探讨电影字幕翻译中的译者创造性叛逆。首先,借助接受美学理论中的“读者地位”、“期待视野”、“召唤结构”与“视域融合”四大概念,阐释电影字幕翻译中译者创造性叛逆存在的合理性与必然性。随后,以贾佩琳所译的《霸王别姬》与《一代宗师》两部电影的字幕翻译为研究对象,以译者创造性叛逆类型中的个性化翻译、误译与漏译、节译与编译为标准,建立贾佩琳创造性叛逆语料库,通过定性定量分析法...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昌大学
南昌大学

《飘》的中文翻译中的译者主体性问题探析

翻译是两种语言的转换活动,译者是文学翻译的主体。然而,传统的翻译理论却认为译者的任务就是忠实、准确地再现原文的内容,忽视了译者主体的积极作用和创造性。而事实上,译者主体性的发挥对文学翻译的成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本文首先分析了译者在社会中和在文学翻译中的身份和地位,由此引出译者在文学翻译创造时会进行主观性的发挥,并从哲学阐释学、哲学解构主义和接受美学等角度阐述译者主体性的理论基础,基本内涵及翻译表现。其次作者简要介绍了小说《飘》的英文写作和中文文学翻译,并选取了傅东华译本、陈良廷等合译本和李美华译本,分析了译者的翻译动机与策略,指出译者的翻译动机会直接影响其翻译策略的采用。之后是本文的文本分析,通过三个译本中具体实例的比较从翻译视角来分析译者主体性的发挥,主要从文化视角、性别视角和政治视角三方面来展开论述,分析不同时代、不同背景、不同性别的译者在翻译同一部作品时是如何彰显各自的主体意识的。在结语部分,作者强调译者主体性的发挥并不...  (本文共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文化翻译中的译者文化主体性

过去在翻译研究中对译者的研究相对匮乏,而其中的绝大多数又往往止步于对译者语言能力、业务素质的要求以及对译者角色的简单比喻。近年来随着人们对于文化翻译的理论和实践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译者的地位也较之从前有了很大幅度的提高,而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趋势就是译者主体性的研究越来越为学者、翻译理论家所重视,因此可以说在文化翻译日益深入人心的大环境中,译者主体性不仅得到了客观的认同,而且已经成为翻译研究中的焦点和热点问题之一。本文正是从这个角度切入,试图从近年来对文化翻译和译者主体性研究的现状出发,再次论证译者主体性之所以得到了认可和重视,是基于文化翻译作为一种翻译观的提出和文化翻译理论的发展。同时也阐述了文化翻译与译者之间的一种互动的关系。这一关系则引出了本文所要着重讨论的译者文化主体性的问题。译者文化主体性是在文化翻译中译者的文化属性,本文不仅尝试对译者文化主体性的内涵予以界定,而且还将通过对它在文化翻译中的各种表现的说明,以阐述它的外延。...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论译者忠实观教育与翻译人才培养

自上个世纪末起始,翻译理论界掀起了一股否定忠实之风。不少人以谈忠实为耻,说“叛逆”为荣,似乎不说“叛逆”就不“学术”,不行“叛逆”就非“翻译”。从本质上说,翻译就是用一种语言或文字忠实地表达出另一种语言或文字所说或写的内容,其终极目的是要完成基于不同文化背景的言语之间的沟通,促成双方相互了解。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对于源语信息的扭曲或损伤,都会影响交流的质量和效率,甚至导致交际失败。职是之故,翻译过程中对于原文本的忠实至关重要。不管是研究翻译理论还是从事翻译实践,都离不开对忠实翻译原则的理解、把握和坚持。从某种意义上说,忠实翻译原则乃马之缰、船之舵。有了它,翻译才有一定的参照标准,译者也才有一定的追求方向;反之,如果没有或者否定忠实翻译原则,那么,翻译实践势必变成了译者自行其是、随心所欲的实验场甚至游乐场,读者也根本无法知道自己所阅读的所谓“译作”中哪句话为作者所说、哪句话乃译者杜撰,到最后,可能连作者的“真话”读者都难信其真了。这...  (本文共2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