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胡老爹”的大门牙

我的班主任胡老师,人称"胡老爹"。"胡老爹"的外貌并不出众,但他的一对大门牙,与众不同。记得新生报到的那一天,同学们私下里议论最多的,就是"胡老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2020年01期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借据风波

松坪镇老街东头有家五金店,老板叫胡老尖,西边有个超市,老板叫李天计。这两位都精明过人,在镇上是...  (本文共2页)

《青年文学家》2020年28期
青年文学家

买鸡的风波

那天一大早,镇上胡老七家的餐馆打开了大门,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备菜、担水、打扫屋子、擦洗桌椅板凳……忙过一阵后,胡老七坐在了门口的那把藤椅上,手里端上一杯小兰花茶,美滋滋地品了起...  (本文共1页)

《文艺生活(艺术中国)》2020年08期
文艺生活(艺术中国)

“栩栩如生”的挑战——读胡钜湛水彩创作有感

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反复阅读胡钜湛老先生几近一生的水彩画,大约有好几百幅。胡老先生的水彩画题材广泛,人物、风景、花卉、观赏鱼等均有涉猎,其中尤以对观赏鱼的描绘独树一帜,不仅充分发挥水彩独有的材料特性,形成了明确的形式语言,...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视野》2018年03期
视野

胡老头

邻村的胡老头昨天咽气了。胡老头大名胡德荣。祖上世代是地主,也有过读书人。胡老头年轻时也上过学堂,有了几分学识。后...  (本文共1页)

权威出处: 《视野》2018年03期
《青年文学》2016年12期
青年文学

绝境

一杀人啦,杀人啦。还乡团每杀一个人,在一旁看热闹的二孬子都要拍两下巴掌,一上午把手都拍红了。这时,二孬子的爹胡老汉被地主柯正富揪了出来。柯正富指着他的鼻子说,你...  (本文共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