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地方立法权扩张下设区的市立法权限之细究

新《立法法》对地方立法权所作出的突破,必然会给地方立法和实践融合产生不适。在实践适用过程中,设区的市立法权限不明确、设区的市与省、自治区在立法重叠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21年05期
法制博览

地方立法权行使中存在的困境及策略

目前,地方立法权在行使中存在许多困境,尤其是设区市立法工作面临着立法不够科学、不够民主、不够地方、不够实际、不够法制化等问题,这就需要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20年04期
法制与社会

论我国城市化进程中地方立法权的历史变迁

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的四十年间城市化的发展带来了众多需要通过地方法律规范来调整的各种社会关系,也为地方立法的发展提供了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治社会》2020年02期
法治社会

设区的市地方立法权运行实证研究——以广东省为例

2015年修改后的《立法法》出台,其中一大特点是地方立法主体扩容但权限范围限缩。地方立法主体扩大至设区的市后,全国地方立法数量大幅增加。本文以广东省21...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江西社会科学》2020年09期
江西社会科学

地方立法权扩容的困局与优化

地方立法权扩容是立法的重大改革,同时也是国家法治体系构建中极为重要的一步。对全国范围的设区的市的立法赋权,为央地立法分权、回应时势之需和解决地方立法的旧疾提供了空前的机遇。然而立法法修...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时代主人》2020年09期
时代主人

关于对新赋予地方立法权的设区市立法工作的思考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要结合地方实际,创造性地做好立法、监督等工作,更好助力经济社会发展和改革攻坚任务。随着2015年3月立法法修改,所有设区市被依法赋予地方立法权,开启了我国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