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保护

文章认为,现阶段的人工智能生成物从本质上来说,并没有脱离人类的控制,是按照既定的程序算法输出的结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论人工智能生成物著作权保护

2016年被定义为人工智能元年,从此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如雨后春笋般在各行各业出现,并迅速渗透在我们的生活中。随着人工智能逐渐普及的应用也为我们当前社会正在运行的法律制度带来冲击。其中,知识产权立法领域尤其受到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影响。其实,人类每一次科学技术的升级都是对当前设置的知识产权相关法律制度的一次挑战。人工智能的应用普及下,知识产权领域面临着诸多新问题。但截至目前,我国在人工智能涉及知识产权领域的法律建设方面还是一片空白。人工智能技术对现有法律制度冲击带来的著作权纠纷,是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这类常见的纠纷中包括几个经典的问题: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主体的法律地位问题,人工智能生成物能否作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人工智能生成物是否符合传统著作权法关于作品的认定标准,人工智能生成物的权利归属问题,以及人工智能生成物保护路径的选择问题,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去研究解决的问题。就人工智能技术本身而言,人工智能技术具有不稳定性,当...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财经大学
浙江财经大学

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保护研究

人工智能这个概念最早是由美国的约翰逊教授在20世纪50年代提出的,刚开始的人工智能主要指的是计算机程序,也被称为弱人工智能,只会进行一些简单的运算。但是后来随着科技的进步,人工智能的智能化程度越来越高,从一开始的辅助人类进行作品的创作慢慢发展成为现在的可以独立进行生成相应的“作品”。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范围也越来越广,像绘画、文字内容、音乐等都有涉及。人工智能化的程度不断提高,给人类社会带来了极大便利的同时,也给现有的法律体系提出了一系列难题:人工智能生成物在法律上怎么进行定性?能否将其认定为是著作权法上所规定的作品?是否要对其进行保护?现有条件下对于人工智能生成物进行保护的困境是什么?权利应当归属谁以及如何建立具体的保护制度。这些问题给我国传统的著作权法体系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因为我国的著作权法体系上所保护的作品都是由人类完成的,对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规定还处于空白,人工智能生成物的快速发展使得著作权法要及时做出改变。本文将从人工智能生...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南理工大学
华南理工大学

人工智能生成物著作权保护问题探究

法律的发展具有滞后性的特点,著作权法也不例外,科学技术的发展刺激著作权法发展的同时,著作权法也为科学技术提供了一定的支持与保障。现阶段,人工智能的发展一日千里,人工智能朝着越来越智能化的方向发展,人工智能生成物层出不穷,部分人工智能生成物表现出越来越强的“类人类作品”特点,与此同时现行的著作权秩序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这种冲突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方面,著作权法语境下,人工智能生成物该如何定性?第二方面,人工智能是否可以成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者?第三方面,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应当如何归属?本文围绕以上三方面的冲突,以现阶段人工智能以及人工智能生成物的基本理论作为出发点,结合域外人工智能著作权保护状况及启示,立足于《民法》以及《著作权法》的基本理论为当前人工智能生成物著作权保护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谋求化解之道。本文分为六个部分对于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保护问题展开探讨。第一部分在人工智能现有的发展背景下,以人工智能对现行著作...  (本文共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保护问题研究

人工智能已进军文学艺术领域,其所出版的诗集、书写的新闻稿、谱写的歌曲、完成的画作可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于外在形式上满足了作品属性。随着人工智能生成物数量不断增加,人工智能生成物是否可为著作权客体;其权利归属于谁;采用何种方式进行保护等问题为学术界讨论人工智能生成物著作权保护提出了新的挑战。目前学界未对上述问题形成统一意见,但若回避人工智能生成物的可作品属性,模糊其生成物权利归属,忽略其著作权保护方式的探索将导致人工智能生成物著作权纠纷不断,甚者会造成既有版权市场混乱。解决上述问题的前提是要将人工智能生成物纳入著作权保护范畴。在作品创作不必然与自然人相联系的语境下,人工智能生成物只要符合作品构成要件,符合独创性标准且与人类作品外在表达形式无异就可作为著作权客体;另外,人工智能生成物的权利归属于人工智能投资者、设计者及人工智能本身都不是最佳之选,采用符合利益平衡原则以及密切联系原则的人工智能所有者为核心的权利归属方式才为最优;同时顺...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人工智能生成物著作权保护模式研究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使著作权制度面临自其确立三百余年来未有之变局。是否以及如何保护人工智能生成物引发了国内外广泛的讨论。回答人工智能生成物的法律属性问题是解决人工智能生成物法律保护问题的前提。人工智能生成物的法律属性问题是一个事实判断的问题,应以功能主义视角,从人工智能生成物的生成原理出发,总结该类生成物的特点,进而做出判断。价值判断具有极强的诱惑性,创造“来源论”无益于现实问题的妥善解决。当前人工智能生成物已经达到了人类创作作品的独创性高度,我们无法区分人工智能生成物与人类创作的作品,因此应当承认人工智能生成物的作品地位。著作权保护模式是保护人工智能生成物最为理想的选择。相较于当前学术界提出的邻接权、反不正当竞争法、合同法以及单独立法等保护模式,著作权保护模式的保护逻辑具有自洽性,保护强度具有周延性等明显的优势;而其他保护模式在保护逻辑上具有矛盾性,提供的保护强度亦难以令人满意,且无法妥善解决人工智能生成物引发的诸多问题。此外,...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