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诈骗罪的既遂标准

诈骗罪既遂标准的确定,关系到罪与非罪的界分问题。关于诈骗罪的既遂标准,理论上主要有占有说和失控说两种代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论诈骗罪的构成特征及其适用

本文以诈骗罪为研究对象,针对理论界和实务部门争议比较多的有关问题进行论述,着重探讨了有关诈骗罪的客体特征、诈骗罪的行为结构及其诈骗罪与近似犯罪的界限等问题。论文主要内容为:一、诈骗罪的保护客体。认为传统的“所有权说”客体理论不能完整地揭示诈骗罪的保护客体,也不能准确地反映诈骗行为指向的对象所涉及到的各种具体复杂的利益关系。借鉴大陆法系有关财产罪的保护法益理论,论证了在某些特殊诈骗的情形下,占有权甚至占有本身亦能成为诈骗罪的保护法益。从而得出结论:一般而言,诈骗罪的保护客体应是财产所有权。但在某些特殊情形下诈骗罪的保护客体应是因所有权而派生的本权即占有权,甚至于是占有事实本身。最后指出财产性利益应纳入到诈骗罪的对象范围之内。二、诈骗罪的行为结构。从理想的诈骗罪的犯罪模式来看,诈骗罪的行为结构的构成要素有:行为人的欺骗行为——被害人陷于错误认识——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而“自愿”地交付(处分)财物——被害人遭受财产上的损害——行为人或行...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南理工大学
华南理工大学

论数额犯

全文共分六章,主要包括以下论题和论点:犯罪数额是指由刑法或司法解释规定的犯罪行为指向、损害或犯罪所得的表现为货币金额的财产或行为数目。它具有结果要件的属性,是数额犯既遂的成立条件。犯罪数量是指无法或无需通过货币计价,而是以其他计量单位计算的物、行为和人的数目。数额犯是指由刑法或者司法解释规定的以数额作为定罪或量刑标准的犯罪,具有司法性、经济性、易变性和差异性等特征。刑法分则中的犯罪数额包括销售金额、钱款数额、有价证券和有价票证数额、物或钱数额及权益价额等六大类。在理论上,可将犯罪数额分为立法数额与司法数额、对象数额与行为数额、基本犯数额、减轻犯数额与加重犯数额、罚金刑适用数额等;数额犯可分为立法数额犯与司法数额犯、原始数额犯与派生数额犯、真正数额犯与不真正数额犯等。绝对确定型数额具有易动性和差异性,无法实现罪责刑相适应,有必要进行相对确定化完善。对于数额基本犯未遂的成立范围、标准和既遂与未遂并存的刑法适用等问题,司法解释存在区别...  (本文共19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电信网络诈骗中取款行为的犯罪认定标准研究

二十一世纪信息技术取得突破式发展,互联网的出现在空间上分离了诈骗行为实施者和被害人,传统诈骗犯罪随着通信信息技术的发展衍生出电信网络诈骗这种新型的犯罪形式。电信网络诈骗近几年已经演化成集团化、流程化的批量作案模式,诈骗集团内部的犯罪人逐渐分化为诈骗信息传送者和取款者两部分。取款者这类角色在电信网络诈骗案件中最易落网,同时在定罪处罚上也因法律规定了诈骗罪等上游犯罪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等下游赃物犯罪而变得更为复杂。因此值得总结常见的类型化取款行为,分析现有犯罪认定标准以及司法现状,总结现有犯罪认定标准无法解决的取款者刑事责任认定难题,在深入理解司法解释以及进行理论分析的基础上,提出电信网络诈骗取款行为应然犯罪认定标准,以期能够一定程度厘清电信网络诈骗中取款行为的犯罪认定。对现阶段频发的电信网络诈骗取款行为可以进行如下类型划分:“事前通谋”型取款行为、“事后通知”型取款行为、提供银行卡并实施取款行为和上门取款行为。为了应对日益滋生的...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辽宁大学
辽宁大学

电信诈骗犯罪的实践难题及解决

电信诈骗犯罪是一种区别于传统诈骗罪的新型诈骗犯罪,其针对不特定对象实施诈骗行为,采用非接触的方式,信息传播工具和新的支付方式的使用,诈骗手段的不断更新,不易识别,给实践中此类犯罪的认定带来了困难,也对传统诈骗罪的相关理论产生了一定冲击。本文立足相关典型案例,对案例进行对比分析,得出一系列的实践难题,通过对学界相关理论争议的梳理和评析,得出解决实践难题的思路,希望能够对实践中电信诈骗犯罪的认定提供帮助。本文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电信诈骗犯罪的“处分意识”问题。此部分通过两个典型案例的对比,引出实践中认定电信诈骗犯罪是否必须具备处分意识的问题。对相关理论争议进行梳理和比较,认为处分意识缓和说不适用于电信诈骗犯罪,处分意识不要说与必要说不存在根本对立,通过对处分意识不要说的反驳,得出成立电信诈骗犯罪仍需具备处分意识,要求被骗者至少对处分的财物的外形具有认识,进而与盗窃罪区分开来。第二部分是电信诈骗犯罪数额认定问题。首先,由案例引出电...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诈骗罪司法问题研究

诈骗罪作为古老的财产犯罪,在现代社会财产权利关系日益复杂的情况下,刑法理论界与司法实务对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及其认定出现了诸多争议。完善诈骗罪的理论构造,明晰诈骗罪的外延,为实践中公正的对诈骗罪定罪处罚,提供了理论依据。本文从司法实践出发,对诈骗罪的构成要件中的构成要素进行了分析。借鉴日本的学说对诈骗罪客体进行了探讨,认为财产秩序是诈骗罪的法益,新客体理论是对财产秩序的恰当表述,财产性利益是诈骗罪的犯罪对象,虚拟财产和人体器官这些具有特殊属性的财物在某些条件下可以成为诈骗罪的犯罪对象。对于诈骗罪的主体,依据罪行法定原则,只能是自然人主体,单位不能成为诈骗罪的主体。诈骗罪的犯罪故意只能是直接故意,间接故意不能构成本罪。在文章的最后,对诈骗罪的认定和区分进行了分析,总结出了各罪之间区分的要点。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