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们的大东北

东北,东北,我们的大东北!那里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无尽的宝藏, 一首《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让全中国的人热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音乐生活》2017年07期
音乐生活

我们的大东北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大学生》2018年03期
大学生

大东北:一份就业报告的背后

新年伊始,先有毛振华亚布力的"雪地陈情",后又有雪乡民宿欺客、导游"宰羊论"推波助澜,再一次把"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论争推到...  (本文共1页)

《中国作家》2012年20期
中国作家

白山黑水——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纪实

书上说,塞北皆胡地也。于是有了秦开戍边,有了万里长城,有了关里关外。其实,秦开还没有到来之前,便有了新乐文明,那是7000多年以前的事了。就近说,2700多年以前,就有了郑家洼子青铜短剑,早了秦开到来400年。辽河...  (本文共110页)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大连音乐文化生态研究

东西方“四色文明”碰撞、交融,南北夏夷八方诸族文化汇聚、共生,共同孕育形成了时空二维交汇下的大连音乐文化生态环境。以“闯关东”为主体人群而行成的“海南丢”文化,虽然文本文化的积淀厚度相对单薄贫弱,但却拥有并创造了属于“海南丢”文化人群所特有的丰富、多姿、多彩的口传音乐文化。承载着历史的沉重与民族艰难的“海南丢”们,在大连这样一个特殊的“四色文明”时空二维场域之中,变艰辛为安适,化苦痛为力量,以微笑面对苦难,载歌载舞,尽情狂欢,使得儒家礼乐文化濡染、浸润、教化下而蛰伏的音乐性(“缪斯的本能”),被滋养着、哺育着,被唤醒,焕发出审美超越的光芒,彰显出人性复归的原始生命魅力,凝结成大连人“苞米面肚子,料子裤子”的审美理想,形成了对审美人生的自觉追求,完成对物质和生命的有限性的审美超越和复归的统一。在大连这方视听文化和口传文化肥沃丰厚的土地上,在“现在”、“现成”的审美时空场域之中,审美主体感知“一触即觉,不假思量计较”之“显现真实”的...  (本文共22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学理论》2004年01期
学理论

我看“振兴东北”

最近一个时期,东北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越来越多的人关心东北经济,分析东北问题,研究东北潜力,寻找东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建筑创作》2004年01期
建筑创作

东北第一高厦:东北世贸广场日前奠基

被列为沈阳市政府一号工程的重点项目——位于沈阳金廊重要地段的东北世贸广场,于日前举行了奠基开工仪式。东北世贸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