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历史与审美

历史传记的最高境界是审美境界。历史传记的审美化包括这样两个特点:第一,它对历史人物的态度是理解性的,而非褒贬性的;第二,它对历史人物的判断是欣赏性的,而非评论性的。历史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1年02期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就《中国文学的历史与审美》谈文学史的撰写

近年来学术界认为中国古代文学研究或倾向于资料考证和长编,或为社会思潮所左右,其学术品格处于迷失状态。《中国文学的历史与审...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理论与创作》1991年01期
理论与创作

历史与审美的统一性

深刻的启示来自马克思的这一著名的命题:人是按照美的规律生活的。观照历史的沿革与文学艺术的发展,我们从这一公理的人与历史的抽象中,获得一种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北美术》2014年02期
西北美术

历史与审美视域中的当代陕西书法文化观念探析

在历史与审美的视域下对陕西书法文化观念进行历时性的梳理与总结,通过对具有陕西地域特性书风范畴的分析,透视出其对后世书学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上海音乐学院
上海音乐学院

达尔豪斯音乐史学研究的理论与实践

德国音乐学家卡尔·达尔豪斯(Carl Dahlhaus,1928-1989)是公认的20世纪下半叶西方音乐学研究的领军人物,也是现当代西方音乐史学研究最具影响力的学者之一,在音乐史学学术范型转变过程中发挥着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本论文旨在对其音乐史学研究进行综合性考察,立足史学元理论思考与研究写作实践两个层面,以达尔豪斯的最主要研究领域之一——19世纪音乐史为焦点,力求在理论与实践的比照与互动中,展开对其音乐史学方法论的探索,以实现对其史学研究较为全面的认识和深入的理解,并在此基础上对其历史地位进行相对公允的评价,获得对于当下音乐史学研究的启示。达尔豪斯音乐史学的核心要旨是审美与历史的关系,其音乐历史哲学以此为根本问题,其音乐史学研究写作实践以此为中心目标,其音乐史学研究方法则是致力于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途径。本文认为,达尔豪斯并未真正提出一套立场鲜明、体系完整的音乐史学理论,而是在普通历史哲学的基本框架下,对音乐史学各个维度(涉及...  (本文共31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文文学》2011年06期
华文文学

历史与审美双重视野下的《曾敏之评传》——概览陆士清的写作

《曾敏之评传》写作的成功亮点有三:理解力比想象力重要,见证历史与见证人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