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京郊小院里的寿宴

那是1972年的一天,一片惨淡愁云笼罩着京郊密云县太师屯的一个农家小院,小院里人人愁眉不展,个个焦虑万分。57岁的师桂芝不幸患上子宫颈癌,而且发现时已是三期,也就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民周刊》2020年21期
新民周刊

养老院里的笑脸

"如果我将来要进养老机构,想得到怎样的服务?"以这个问题的答案作为标准,养老这件事一定可以做得更好。机构养老被规划为养老的"托底",是整...  (本文共4页)

《美文(上半月)》2020年07期
美文(上半月)

形形色色花絮

至此,协和大院的故事基本讲完了。但还有点让我意犹未尽,因此,再补充一些颇有意味的"碎片"吧,以形形色色的"...  (本文共9页)

《散文诗》2020年18期
散文诗

诗与画

...  (本文共1页)

《红豆》2019年Z1期
红豆

家属院里的二三事

老四哥一家与吱呀吱呀响的自行车老四哥原本有一个很威风很神气的名字,但院里的孩子们叫习惯了,便也不愿意改口,仍"老四哥、老四哥"亲热地叫着。老四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红豆》2019年Z1期
《读写月报》2020年Z2期
读写月报

少年护城河

在我童年住的大院里,我和大华曾经是"死对头"。原因其实很简单,大华倒霉就倒霉在他是个"私生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