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方兴未艾的中国大运河考古

考古学的新发现一是通过田野发掘获取,二是通过对当代社会提出的新问题、新理念做出的回应所获取。中国大运河考古同时具备这两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投资(中英文)》2019年24期
中国投资(中英文)

认识非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评《考古视野下的非洲文明》

新时期对非洲文明的研究导向已越来越明确,那就是要注重非洲内生的东西对非洲文明的贬低一直存在,其中一个最基本的原因是我们对非洲文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书画》2019年12期
中国书画

挑战与反思:艺术考古方法论研究范式的考量——评练春海《重塑往昔:艺术考古的观念与方法》

艺术考古学是当下热起来的一门时尚学科,但它又是边缘的和高冷的。艺术考古学并非考古学框架下的艺术考古(关注材料、年代、等级等),而是一种借助于考古学的方法论而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宁夏师范学院学报》2019年12期
宁夏师范学院学报

宁夏考古70年综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宁夏考古事业经历了奠基期和发展期两个阶段,取得了丰硕成果,主要集中在史前考古、商周考古、春秋战...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大众考古》2019年04期
大众考古

饮食考古的“博大胸怀”

"饮食考古"是考古学的重要分支学科,考古学家张光直、王仁湘、赵志军先生等都对其情有独钟。不过,由于它涉及的对象主要是人类的食品、食具等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大众考古》2019年04期
大众考古

“考古”百议

研究考古就是要复原历史,对当时的经济状况,社会状况,包括普通人的生活状况都要有研究。过去文献只记载帝王将相,这不够,我们考古有条件也有必要来进行这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