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环境伦理学的人学基础

当今社会,人类面临种种环境危机和生存危机,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也进入了紧张状态。不解决这些危机、不消除人类与自然之间的紧张关系,势必会影响人类的生存利益和人类的可持续发展。传统伦理学受传统人道主义的影响,把伦理研究对象局限在人与人的范围之内,将自然界排除在伦理视线之外。因此,传统伦理学不可能解决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建立在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建立在新人道主义基础上的环境伦理学

环境危机已经成为威胁人类生存和发展的严重问题,对环境危机的解决是人类能否走出生存困境的关键。建立在新人道主义基础上的环境伦理学克服了传统伦理学和自然主义伦理学的不足之处,突破了传统人道主义对人性的理解,实现了从个体意识向类意识的转变、从绝对主体意识向有限主体意识的转变、从享乐意识向生存意识的转变、从现世意识向未来意识的转变。建立在新人道主义基础上的环境伦理学以人类的生存为终极目标,以新人道主义原则为基本伦理原则,全面阐释了人与自然界之间的关系应为“以人为本”与“以自然为伙伴”的有机结合,以及隐藏在人与自然关系背后的人与人之间公平、公正、平等的关系。把人类改造自然界的实践活动控制在自然界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实现人类有规范、有节制、有约束的生存和发展,保证人类生存发展的可持续性。  (本文共18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环境美德及其教育研究

日益严峻的生态环境危机是二十一世纪中国社会面临的重大问题之一,也是思想道德教育工作必须回应和面对的重要课题。开展环境道德的理论研究和环境道德教育实践是思想道德教育工作的重要内容。本文《环境美德及其教育研究》是从“美德与自然”关系视角出发,研究人面向自然之美德的理论基础和道德教育实践。发挥榜样人物的道德示范作用是日常道德教育的重要手段。近年来,社会生活中先后涌现出索南达杰、梁从诫、张正祥、杨善洲等一大批道德模范人物。与海瑞、雷锋、焦裕禄、白求恩、黄继光等传统的道德模范人物不同,他们是在人与自然关系方面展现高尚道德品质的新型道德楷模。那么,对这种新型道德榜样人物的道德品质如何理解?道德哲学如何阐释他们的精神内涵?公众如何向他们学习并在日常生活中实践?这是开启本文思考并提出“环境美德及其教育”的研究初衷。本文的观点是,新型道德楷模人物体现的是一种新的道德品质,是人面向自然的美德,即环境美德。从实践中提出“环境美德及其教育”的研究命题后...  (本文共21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发展观的伦理蕴涵研究

发展是人类实现美好生活的必由之路,发展的异化却与人类发展的美好愿望背道而驰。当今社会,发展的异化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它突出表现在自然的异化、劳动的异化、科技的异化、人的异化、社会的异化等多个层面,且呈现出普遍化和深化的趋势。发展的异化造成了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以及人自身的不和谐,产生了诸多问题。如果我们不对发展进行价值审视和伦理规约,任由发展将会把人类引向万丈深渊和带来灭顶之灾。因此,什么是真正的发展?发展的目的是什么?怎样的发展才是科学发展?围绕发展问题的深刻反思和寻求有效的解决途径就成为人类不容回避的重大问题。发展异化问题既是一个世界问题,也是中国现代化建设不容忽视的问题。对发展的深刻反思和伦理规约是中国社会面临的必须予以解决的重大而紧迫的课题。本论文包含前言和六章内容,主要阐明了科学发展必须予以价值审视和伦理规约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提出了科学发展必须培育的伦理规范体系。前言部分是论文的选题意义和选题依据、国内外研究现状、...  (本文共21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北大学
湖北大学

阿伦·奈斯深层生态学思想研究

人类如何在生态危机下智慧地生存,这既是时代所提出的问题,也是当前世界各国所面临的共同难题。深层生态学对这一时代之问做出了回答。深层生态学是20世纪70年代在西方兴起的一个重要的环境哲学流派,被认为是激进环境主义的代表之一。环境保护中的激进派认为生态危机从根本上讲是价值危机和文化危机,因此,只有打破自牛顿——笛卡尔以来形成的二元论机械世界观,并形成新的自然观、世界观和伦理观,才能从根源上解决环境问题。西方环境哲学伦理学界的动物权利、生物平等等理论,尽管在理论主张和逻辑论证等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异,但是它们都呼吁人类要实现伦理观念的转变,呼吁人类对自然的道德关怀。在环境伦理学发展的大潮中,挪威学者奈斯创立了一种颇具震撼力的生态中心主义学说——深层生态学。以奈斯为代表的深层生态学者突破了浅层生态学的局限,探寻从根本上解决生态危机的世界观、价值观、实践方式及绿色政治。深层生态学为人类如何在生态危机时代智慧的生存提供了一种思路。深层生态学对环...  (本文共17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
清华大学

生态伦理哲学基础的反思

生态伦理学的根本目的之一,在于确定“人对自然界的道德义务”。人类中心主义和非人类中心主义争论的焦点,亦是围绕着这一义务究竟是人对人的直接义务(对自然界的间接义务),还是人对自然界的直接义务而展开。生态伦理学家们为此把研究的中心设定为:自然存在物究竟有没有道德地位,能不能成为道德主体。人类中心主义认为,自然存在物不具有道德地位,也不是道德主体,因而人类对自然存在物不存在直接的道德义务。非人类中心主义则反其道而行之,努力要证明自然存在物是道德主体,拥有道德地位,人类对自然存在物负有直接的道德义务。人类中心主义和非人类中心主义从“自然存在物的道德地位”入手,来证明人是否有对自然存在物的直接的道德义务,这是一种权利和义务对等交换的“社会契约论”的思维模式。然而,社会契约论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人与自然界的关系。自然存在物默默无语的特征,使之根本不具备与人类进行对话与商讨的可能性。因此,一种基于充分正当之道德理由的生态伦理,应该仰赖于人类自身是...  (本文共2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