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李红霞作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老年教育(书画艺术)》2019年11期
老年教育(书画艺术)

李红霞作品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中)》2014年05期
美与时代(中)

李红霞汉语桥海报作品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艺术研究》2014年03期
艺术研究

李红霞标志设计部分作品选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刘言史诗歌论稿

刘言史在群芳争艳的中唐诗人间诗坛地位并非十分显赫,但后代严羽却在《沧浪诗话》中对其高度推崇:“我所深取者:李长吉、柳子厚、刘言史、权德舆、李涉、李益耳。”这与其预设的诗歌品评标准和时代背景不无关系。刘言史一生飘零寄居,不举进士,藩镇王武俊奏请其为枣强令,言史辞疾不就,故交李夷简欲荐其职,言史择闲避重,这在士人“学而优则仕”、治国、平天下的传统式观念中似是一朵奇葩。其最终葬于远离家乡的襄阳,晚唐皮日休为忧襄人只知“孟浩然墓”而不知“先生墓”,为其特书《刘枣强碑》,将其德才流芳后世。刘言史因非中唐大家,故一直以来并未引起学界的太多关注,加之其“歌诗千首”,至今已散佚大半,对还原其文学原貌增加了难度。但另一角度讲,时间是一把最好的筛子,刘言史作品的流传与散佚,当中实已暗示出古代文学审美要素的转变。刘言史生活的中唐时期,是唐王朝风雨巨变的转型期,对于文学来讲,亦属重要的过渡阶段。在此背景下,处于风雨夹缝中的刘言史,观其作品,实能解读出这...  (本文共1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摄影家》2013年05期
中国摄影家

中国摄影家网主题月赛——《形式与意味》获奖作品

李红霞:画面构图好,形式感强,醒目而且有质感。李德林: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