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总是难忘

总是难忘黄孝喜总是难忘那位头发雪白,身材瘦高的老人──我小学二年级的班主任汪先生。虽然有20多年不曾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剧本》2007年05期
剧本

总是难忘……

岁月倥偬,掐指算来,与《剧本》已有19年的缘份了,几乎和我当编剧的资历一样长。按说源远流长,情份不浅,可至今与《剧本》的同仁们大多只属神交,少有往来。惟与扬雪英,每年给她发张贺年片,也仅是“秀才人情纸半张”的意思。人的一生中。有许多事会淡忘,也有一些事因着时间的过滤,越加清晰。记得那年调入上海越剧院不久,揣着刚完成的剧本《深宫怨》,匆匆赶...  (本文共2页)

权威出处: 《剧本》2007年05期
《河南教育》2003年08期
河南教育

总是难忘

2001年3月20日下午3时许,妻子到办公室找我,说《河南教育》编辑部打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南教育》1940年20期
河南教育

总是难忘──忆我的班主任汪先生

总是难忘──忆我的班主任汪先生潢川县师范附小黄孝喜总是难以忘记那位头发雪白、身材瘦高的老人—我小学二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南教育》1997年08期
河南教育

总是难忘——忆我的班主任范金全老师

西边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十里长岗,东边是一条自北向南缓缓流淌的小河。在河与岗之间相距不到2000米的一块平坦开阔的滩地上,有几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广东行政学院学报》1996年02期
广东行政学院学报

总是难忘

“班长,快——快点——” “这么紧张,干啥?” “快——快点啦——宝宝——宝宝她……” “宝宝?——她怎么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