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行政诉讼中程序指挥权模式选择的探究

由于历史渊源、产生背景和价值理念上的差异,两大法系各自选择了不同的行政诉讼程序指挥权模式:当事人进行主义和职权进行主义。前者强调行政诉讼程序公正,后者侧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理论观察》2020年04期
理论观察

中日行政诉讼程序被告对比研究

行政诉讼程序作为民主法治的产物,其独立于民事诉讼程序与刑事诉讼程序的关键就在于被告的特殊性。深受大陆法系影响的日本,同时又是中国的邻国,在两国长久以来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海南大学
海南大学

论行政诉权滥用的法律规制

有权利的地方一般都存在着被滥用的可能,作为一项司法救济请求权,诉权也不例外。近年来,随着我国立案登记制的实施,诉讼案件的准入门槛有所降低,在行政诉讼领域的诉权滥用现象也逐渐显现出来。由于行政诉权的滥用问题在我国出现较晚,延续时间较短,所以对于该问题的研究还处于初级阶段,有待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需要我们进行深入的思考和探索。鉴于此,本文将从基础理论出发,在借鉴域外经验的基础上,解决行政诉权滥用的表现和识别问题,并设计出科学合理的法律规制措施。本文共分为四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对行政诉权滥用法律规制的理论阐述。首先是行政诉权的简介,包括对它的基础理论——“诉权理论”的介绍以及对其内涵、外延和构成要素的解读;接着从“陆红霞案”出发,在界定“滥用诉权”这一概念的基础上,对滥用行政诉权的概念进行界定,并且通过介绍行政诉权滥用的构成要素,以便对该问题形成基本认识;最后,通过分析行政诉权法律规制的理论基础,为法律规制的设置提供合理的理论依据。第二...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大学
湖南大学

深圳市卫计委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行为问题研究

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行政垄断表现得愈演愈烈,如何才能更好地规制行政垄断成为了一个难题。以深圳市卫计委案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行为作为主案例和两个行政垄断的辅助案例来分析主案例中的三个争议焦点,第一个争议焦点是行政垄断执法中的违法主体认定,国家发改委在本案中只对深圳市卫计委的违法事项做了处理,而案件中却存在多个违法主体,只对一个违法主体做出违法认定具有不妥;第二个焦点是行政垄断违法主体的法律责任问题,国家发改委对深圳市卫计委的违法行为只是要求整改,其处罚力度与深圳市卫计委的违法程度严重不匹配,而法律责任是使法律权威得到最大发挥的有效手段,因此,将所有违法主体的违法行为规定法律责任是行政垄断执法的核心所在;第三个争议焦点是受害主体的权利救济问题,正所谓“有权利则必有救济”,案件中的违法行为必然会有受害主体的存在,而受害主体如何去救济自身的合法权益是关键所在,通过对争议焦点的法律分析为行政垄断执法中存在的不足提出了相对应的措施...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甘肃政法学院
甘肃政法学院

论行政协议中优益权的司法审查

行政协议作为新型的行政管理手段,在实践中得到广泛的应用,越来越被人们普遍的接受。行政协议优益权是行政协议的重要特征,为行政协议的顺利履行和政府管理目标的的顺利实现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行政诉讼法》明确了行政协议案件已被纳入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这为行政协议纠纷解决指明了方向,但由于在我国的行政协议领域,实践比理论更为发达,行政协议案件便呈井喷式发展,不断涌入法院。而且在司法实践中的行政协议纠纷类型多样化,这也直接导致行政协议领域纠纷较多较复杂,相关立法并不能满足行政协议纠纷司法审查的现状,学术界也一直争论不休的对行政协议的有关问题进行探讨,特别是对于行政协议优益权的研究。因此为了制约行政机关使用行政优益权,尊重和保障相对方正当的协议权利,有利于实现政府管理目标,必须要全面多方位的发展行政协议优益权制度的司法审查。文章主要由四个章节和余论组成,首先阐述行政协议优益权的基本含义特征、阐述行政优益权存在之必要性、行政优益权司法审查的制度梳...  (本文共3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

实体性履行判决的条件

面对原告请求法院责令被告作出指向特定结果的行为的诉讼请求,法院为了追求保护行政相对人合法权益的目的,在决定作出实体性履行判决时,要遵守行政权与司法权的边界。法院若要作出实体性裁判,应当从两个审查层面上判断是否具备条件。第一步,法院要判断被告在行政程序中是否已经行使了首次判断权。在一般情况下,若不履行职责的具体形态表现消极不履责,则被告往往未行使过首次判断权;少数情况下,虽然被告对原告的请求未予答复或未予以处理,但在内部行政程序中被告已经行使过首次判断权,此时应当认定为满足了审查层面一的要件。只有当被告在行政程序中已经对某事项行使过首次判断权,法院才能进入第二层面的要件审查:被告的职责内容是否明确。对于职责由法律法规规定的案例,当法律未赋予行政裁量空间时,只要原告符合法律规定的所有要件,这些要件便指向特定的法效果——被告作出某种特定的行为,因而被告的职责内容得以明确。对于职责并非来源于法律规定,而是来源于行政合同、先行行为等时,被...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