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1世纪乡村研究的新挑战:一个社会学的视角

全球性的社会变迁给不同的行动者群体带来了新的复杂关系,农业人口和农业生产也不可避免地被卷入这种新的关系,从而给“乡土性”带来了很多变化。这些变化体现在如全球和当地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湖南大学
湖南大学

乡土性视角下大型纪录片《记住乡愁》研究

随着当下中国城镇化建设步伐逐步加快,大量的流动人口导致了文化认同的困境,乡土文化渐渐受到冲击而被现代社会所遗忘。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本着调节社会秩序、强化道德约束、激发文化自觉的目的,2015年中央电视台大型纪录片《记住乡愁》播出。影片以故事化的形式挖掘传统的乡规民约、道德准则、家风祖训,以唤醒海内外华人心中浓郁的乡愁情感,激发人们对乡土的认同和守护,让中华传统文化得到更好的坚守与传承,具有极高的美学价值及社会价值,引起了学界和业界的极大关注。从乡土性视角出发,以《记住乡愁》四季播出节目为研究对象,分析其叙事内容、艺术手法中体现的乡土性。在叙事内容上,从精神层面与物质层面对乡土文化进行了细致分类,展现了宁静、恬淡、诗意的乡村物理景观,构建了多元、有序的乡村伦理空间;在叙述手法上,《记住乡愁》运用了历史性与现实性相结合、传统性与现代性相结合、主旋律平民化的手法;在视听艺术上,其视觉语言、听觉语言、解说风格等还原了乡土社会原生态生活...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大学
西南大学

论胡柄榴电影的“乡土性”

“从基层上看去,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1这是费孝通对中国传统乡土社会所作的精确判断。第四代导演胡柄榴拍摄的电影中蕴含着丰富的“乡土性”,其通过对乡村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的描摹,表现了乡村人民的生活状态。胡柄榴导演在其电影中营造了浓郁的乡土氛围,彰显出对电影乡土性创作的自觉追求。在题材风格创作上,胡柄榴对乡土人物形象进行了生动的描绘,细腻刻画了乡土社会的人情风貌和宗教体制;在艺术表达形式上,胡柄榴从民族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运用独特的视听语言来营造乡土环境。胡柄榴电影不管是在影像风格、画面造型还是音乐的运用上,都在着力强化电影的乡土性特征。无论是对乡土影像的着迷,还是对人与土地关系的阐述,都体现出了一种自觉的“乡土性”追求。“乡土性”既是胡柄榴电影中的视觉元素、思想内涵,又是其电影呈现出的整体性艺术风格。作为第四代导演中专注于乡土电影的代表人物,胡柄榴在再现乡土社会的同时,也对其进行了丰富的想象力建构和艺术性创造。他以乡村和城市为出发...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新建筑》1980年20期
新建筑

乡土性建筑与乡土环境

试图在当代世界建筑思潮的各种走向中,从相关的内容和特点出发,探讨乡土性...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流变的乡土性:移植·消解·重构

本文尝试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源自于农业文明的乡土性在社会急剧转型时期呈现出怎样的流变过程?文章以一个外出务工型村庄为调查对象,采用实地调查的定性研究方式,运用社会转型论和社会互构论的理论视角,阐述乡土性在村民城乡流动中的流变过程。认为乡土性的核心内涵是村民同“土”与“乡”的关系,乡土性的外延非常广泛,侧重于从家意识、人际关系、社会秩序、村落权威、岁时节庆和人生礼仪等六个方面来分析。以村民大规模外出务工为时间转折点。在没有外出务工之前,农民是从“土”上获得基本的生产、生活资料,是自给自足的农业,人生半径局限在“乡”的范围内,是“凝固的土”和“封闭的乡”,原生态的乡土性正源自于此。在家意识上,是伸缩自如的家。横向层面上可以由家庭延伸到房,由房延伸到村落,由村落延伸到更大的范围。纵向层面上,由祖宗(父母)延伸到自己,由自己延伸到子孙。自己往往只是这个纵向上长长序列中的一环,是一个过渡环节,是客体;在人际关系上,是男性主导的差序格局,起决...  (本文共23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人文杂志》2010年05期
人文杂志

乡土中国的转型与后乡土性特征的形成

乡土中国在经历土地革命、社会主义改造等一系列重大制度变迁之后,乡土性特征已经发生变化,然而乡村社会的实体结构及部分乡土文化依然存续,由此构成了...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