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语言欲望之声——读刘震云新作《手机》

刘震云的新作《手机》,因与影视同名剧做联姻,而备受关注,并且褒贬不一。如果拭去厚诬与粉饰的尘埃,冷静地审视这部作品,可以发现作家力图从语言的角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文坛》2004年01期
当代文坛

写实不懈与艰难救度——刘震云论

在眼下的中国作家群体中 ,刘震云属于那种仍然在努力勘探人类整体生活真相的顽固分子。当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习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理论与创作》2004年02期
理论与创作

刘震云:精神寻绎与叙事嬗递

从早期创作到近年的《故乡面和花朵》、《一腔废话》,虽然叙事形式几经嬗递,但他一以贯之的精神突围却并没有对人生、历史、世界晦暗的存在...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小说评论》2004年02期
小说评论

尴尬的跟班与小说的末路——刘震云及其《手机》批判

我无意把文学与影视简单地对立起来。在我看来,它们不仅是同样伟大的艺术样式,而且,也是依存关系最为密切的姊...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当代作家评论》2004年01期
当代作家评论

“文革反思”写作中的存在主义影响——刘震云长篇小说的政治-历史阐释

刘震云对给予他“新写实”这样的派别称号一向不很认同。一方面,可能由于他对于“现实”这个曾经沉积了过多霸权主义意味的词已经产生了怀疑。另一方面...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4年04期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

论刘震云小说的思维背景

刘震云的大部分小说都是以他的北方故乡为背景和思维起点的,弥漫在故乡上空的“饥饿危机、灾荒意象”组成他小说的“黄土地意象”;“权力意象和中原农民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