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析侦查阶段律师的调查取证权

侦查阶段律师应否享有调查取证权,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存在不同的观点。在侦查阶段赋予律师一定的调查取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企业导报》2013年07期
企业导报

浅析律师在侦查阶段的调查取证权——法逻辑分析

2012年3月14日,全国人大会议审议通过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相关解释与规定也相继出台。但律师在侦查阶段的调查取证权的有无仍然存在争议。从法条之间相互逻辑似乎可以推导出新《刑事诉讼法》对侦查阶段...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福建警察学院学报》2014年03期
福建警察学院学报

侦查阶段辩护律师调查取证权探讨

自新刑诉法颁布以来,律师以辩护人身份参与到刑事诉讼中,从原刑诉法的审查起诉阶段提前到了侦查阶段。律师在侦查阶段身份的变化必然导致侦查阶段律师辩护权...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我国辩护律师调查取证权的救济、保障与规范

论文由引言、正文和结论组成。引言介绍了本文的研究目的、研究意义、研究方法以及内容创新之处。本文通过对我国辩护律师调查取证权的救济、保障与规范的分析研究,旨在完善我国辩护律师的诉讼权利及刑事辩护制度。本文主要采用了比较研究法和实证研究法。本文的创新之处在于,一是针对辩护律师调查取证权的法律救济,对预审法官制度进行了一定的设计。二是提出了要解决目前我国辩护律师调查取证权所存在的问题应该对辩护律师调查取证行为进行行业规范的主张。正文包括五章:第一章阐释了辩护律师调查取证权的基本理论。本文所讨论的辩护律师的调查取证权是指辩护律师在刑事诉讼活动中,依照法律规定,向被害人、证人或者有关单位和个人收集与案件有关且有利于辩方的证据的权利,申请司法机关收集调取有利于辩方的证据的权利,申请人民法院通知证人出庭作证的权利,以及向有关部门寻求救济的权利。辩护律师调查取证所取材料仅限于能够证明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各种证据...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侦查阶段律师辩护权研究

作为刑事诉讼的端口,侦查阶段无疑是权力与权利冲突最激烈的阶段,然而,在冲突的表象下所恒久涌动着的则是立法者、司法者与理论研究者何以平衡权力运行与权利保障的纠结。倘若将冲突视为侦查阶段权力与权利互动的自然属性,那么平衡两者之间的对抗关系就是一种必须从制度层面予以回应的价值判断。诚然,理性制度的设计绝非简单的价值判断,而是深嵌于一个国度的政治制度、经济体制以及文化传统等诸多因素之中,并须以与时俱进的开放心态去接受国外相关立法与实践洗礼的动态生成过程。我国侦查阶段律师辩护权的完善也不例外。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的一个“新亮点”便是侦查阶段辩护律师身份的“名归正传”,但从实施的效果来看,此并非“名至实归”。有关侦查阶段律师辩护权的法律规定依旧存在一些未能撼动的“老问题”,在侦查阶段律师辩护权具体内涵的规定上,也较多地揉进了实务部门的意见,例如,辩护律师是否可以行使调查取证权,立法表述上呈现“列举式否定”与“总览式肯定”的“纠结”状...  (本文共18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0年17期
法制与社会

浅析刑事诉讼中律师调查取证权保障机制

在刑事诉讼中为了保证公民的权利得到充分的保障,律师为其辩护,律师的辩护结果无疑对当事人的影响深远,如果想要使当事人能够得到最公正的判决结果,律师的调查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