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市场经济与国家干预

在改革深入发展的今天,有必要着重地强调国家干预(主要是宏观调控)的必要性并积极探索宏观调控的有效途径。国家干预是市场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它同市场调节是相互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经济法视域下我国技术创新的国家干预研究

作为驱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内生要素,技术创新不仅是现代生产力的重要表现,更是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和引发产业革命的重要内核,在新技术革命时期,尤其如此。虽然技术创新的主要参与和推动力量是企业等市场主体,但创新的持续推进离不开必要的国家干预。历次工业革命无不彰显国家在技术创新中的重要干预色彩,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实则以科技创新为内核的核心竞争力之争。2018年备受关注的中美经贸摩擦不仅仅是单纯的国际经贸摩擦,更是两国之间创新能力的博弈;不仅是技术之战,更是法律之战。迈克尔·波特的国家竞争优势理论亦表明,在创新驱动经济发展阶段,企业技术创新和政府作用都是构建一国竞争优势的重要因素。制度创新决定技术创新,技术创新引领经济发展离不开相应的制度创新与有力保障。创新必需的良好法治、竞争、文化等营商环境的营造不仅是国家干预经济运行的重要目的,更是其干预的重要表现。经济法作为促进和保障经济健康、协调发展之法,对经济运行的介入和调节使命决定了其内含的国家干...  (本文共32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首大学
吉首大学

国家干预权的构成及法律规范体系研究

国家干预权指国家依法所具有的对市场经济关系进行规范、限制、调控和制裁等带有公共性的强制力。由于市场失灵等缺陷的存在,国家干预市场经济也就不可或缺。而国家干预市场经济最为核心的是国家干预权的规范行使。规范与控制国家干预权,是预防和减少国家干预失灵现象问题的基本方法,也是保护市场主体权益,促进市场机制功能发挥的关键所在。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在现代经济环境下,国家干预权必然离不开法律的保障与规范。因此,从法律层面分析国家干预权的构成与规范体系十分必要。文章首先对国家干预权的概念、特征、本质,以及国家干预权与经济管理权、国家干预权与社会公共利益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研究。在此基础上,提出国家干预由两大核心权力所构成,即市场监管权和宏观调控权的基本观点。为厘清这两种权力的基本法律问题,笔者通过专章对市场监管权与宏观调控权的基本法理、性质、构成与行使等问题进行了详细的研究,认为这两种权力从微观与宏观层面彰显了国家干预权的本质与行使的基本规律,是...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公司法中的公司自治与国家干预

从市场经济的视角看,当今的世界是公司的世界,当今的时代也是公司的时代。如何调和公司的私利性与公益性的冲突,被学者们视为公司法的根本目的之所在。从各国的立法实践来看,放松国家干预成为各国公司立法改革的主流。我国由于受传统计划经济的影响,长期以来公司自治与国家干预问题在理论和实践中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此次公司法修改赋予了公司更多的意思自治空间,但同时仍遗留了很多问题尚未得到妥善解决。本文对古今中外的公司立法进行考察并针对我国公司法中遗留问题进行研究并提出解决方案,希望对我国公司法的完善尽微薄之力。  (本文共8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论经济法的形式理性

法律的形式一直是法学研究的核心问题,因此,昂格尔认为,在现代西方法治的历史上,有一个压倒一切并包容一切的问题,即法律的形式问题。尤其随着科学技术与现代社会的变迁,形式理性逐渐成为理性的核心,从形式理性的角度对法律进行实证性研究,成为法学研究的主要途径之一,经济法也不能例外。经济法自产生以来,一直是法学研究的重要领域与对象,有关经济法研究可谓硕果累累。这些成果对于建立恰当的市场经济法律制度,建立国家干预经济的体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由于经济活动对科学技术的依赖是比较大的,在各种法律规范中,经济法与科学技术的关系较为密切,以科学技术主义为基础以及以技术性为特征的形式理性表现得较为明显。然而,国内对经济法的形式理性缺乏必要的探讨,以价值判断与人文主义为核心的思辩性分析主导着经济法的研究,并引发了许多的学术争论。这种有关价值判断的讨论当然是重要的,但这种以价值性评价为基础的研究毕竟无法回答经济法的许多问题,如经济法的规范性问题、自治性与形...  (本文共20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方经济》1940年10期
南方经济

发达市场经济的国家干预

发达市场经济的国家干预发达市场经济国家中的国家干预,主要围绕着四个目标:1.经济增长。2.充分就业。3...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