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朱大可 孤独与坚守

上榜理由:以孤绝的姿态昂首于中国主流文化圈的边缘,但从未缺席中国社会的每一个重要时  (本文共3页) 阅读本刊>>

《上海采风》2017年02期
上海采风

朱大可:从“乌托邦”到“谜托邦”

此次的采访约在早上10点、浦东的一处餐厅。9点40分,当我还挤在地铁上,即将到达约定的采访地点时,朱大可已经到了,找了一处相对安静的地方,并微信...  (本文共6页)

《南方文坛》1997年01期
南方文坛

关于吴亮和朱大可的断想

1.先锋 写下这个标题我很犹豫,这样概括吴、朱恰当吗?虽然吴、朱表现出来的特点无一不与先锋吻合,但是,把吴、朱那些生动的思想纳入某个...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年作家》2010年12期
青年作家

朱大可:四川是中国文化的精神飞地

第二十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在成都举行期间,福建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了著名批评家朱大可、张闳的随笔集《眼与耳的盛宴》和《钟摆,或卡夫卡》。两部著作均只有六万多字篇幅,在杂志型开本的著作大肆泛滥的年代,回归最为传统的小三二开本,以小书承载大思想,以薄页麇集深刻文字...  (本文共4页)

《环球人物》2013年21期
环球人物

朱大可批文学“空心化”

他认为,要让先发展起来的经济去哺育发育不良的文化朱大可本人通相学,据他说自己天生有个"猪鼻"。因此,他的性情与文章完全不同:文章一出,霸气...  (本文共2页)

《领导文萃》2008年07期
领导文萃

“礼仪之邦”的现代尴尬

历史从来就不是清清白白、澄明透澈的。它有太多含混不清的细节需要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