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析迟子建短篇小说《一坛猪油》

在喧嚣的当代文坛上,迟子建以实力派的身姿为自己争得了一席之地。多年来,她倾力呈现一部部独具匠心的作品,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经验,  (本文共2页)

《中华活页文选(高二、高三年级)》2014年02期
中华活页文选(高二、高三年级)

自然化育文学精灵——迟子建访谈录

方守金:在接受《北国的精灵——迟子建论》选题任务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十几年前闹出的一个笑话。1987年我曾在课堂上宣布:"请同学们注意了,黑龙江出了一位叫迟子...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与研究》2014年02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

迟子建说想象力的写作重在发现闪光点

光明网消息,《上海文学》杂志"文学访谈"栏目,刊登了迟子建与舒晋瑜的对话《我热爱世俗生活》。对话中,迟子建回顾自己创作生涯时直言:我从1983年开始写作,迄今已经30年了。这期间,我经历了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4年06期
青年文学家

悲伤疼痛的夜晚——解读迟子建《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现实生活中的迟子建经历了人生惨痛,让她的创作风格由之前童真转变成为诉说伤痛的叙述者,她用受伤的视角和...  (本文共1页)

《广东第二课堂(下半月中学生阅读)》2014年03期
广东第二课堂(下半月中学生阅读)

踏上迟子建的行板

了解一页书,胜于匆促地阅读一卷书。——麦考利在接触迟子建的作品之前,曾多次在他人文章里读到她的名字。当时就想,他是一个怎样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19年12期
文艺争鸣

对好故事无限的爱——论迟子建《候鸟的勇敢》

读迟子建的小说总能闻到一种气味,这气味充满极强的辨识性:它混杂着腐质的黑土、凛冽的霜雪、响脆的方言以及静默的悲悯,向人扑面而来。经年所累,这气味几乎成了迟子建的一种标签。尽管事实上作家不喜欢被标签,但其创作习惯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