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轻轻地,触碰痛处 滑稽戏《皇帝勿急急太监》观感

最近,"滑稽戏不滑稽"成了一个常见的现象和热议的话题。滑稽表演艺术家童双春说"笑是滑稽戏的第一生命";绿杨曾说"滑稽戏不滑稽,这真正叫滑稽了"。可见滑稽戏不滑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曲艺》2008年09期
曲艺

姚周之后上海滑稽戏向何处去

几个月前,滑稽泰斗周柏春老师的辞世,又一次引起上海曲艺界以及文化界的省思。滑稽戏,这一为广大江南人士喜闻乐见的传统曲种目前的质量正在不断下滑,渐渐低俗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曲艺》2008年09期
《上海艺术评论》2018年05期
上海艺术评论

滑稽戏的现代身心

滑稽戏固然反映社会现实生活,但在世俗之心和"白相"之身的要求下,对荒诞逻辑和反常呈现有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智库时代》2018年24期
智库时代

关于上海滑稽戏传播存在的主要问题

目前作为海派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上海滑稽戏正面临着衰落,甚至是失传的严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剧影月报》2020年02期
剧影月报

寓教于“白相”——当代滑稽戏的“破”与“立”

起源于上世纪20年代的滑稽戏,是江南文化里特殊的时代印记。它与戏曲极有渊源,在音乐上奉行"拿来主义",各类戏曲唱腔、曲艺腔调、地方民歌、民俗小调皆为它用,人称"九腔十八调",以"杂"见长。戏曲在本质上是古...  (本文共1页)

《中国戏剧》2019年10期
中国戏剧

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