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神经纤维的活动

感觉器官通过向中枢神经系统发送信号的形式对周围环境的变化产生反应。这种信号以非常快的速度沿着感觉神经纤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
清华大学

sFRP3和乙酰胆碱对成体海马神经发生的活动依赖性调控

在成年哺乳动物大脑中,活跃的神经发生(neurogenesis)存在于海马齿状回。在齿状回颗粒下区(the subgranular zone,SGZ),放射状胶质样细胞(radial glia-like precursor,RGL)是主要的神经干细胞,这些细胞不断地产生齿状颗粒神经元和星形胶质细胞。成体海马神经发生与持续的神经回路活性同时进行,并受到各种生理和病理刺激的调控,但这种活性依赖调控背后的微环境(niche)机制仍是一个未知数。采用RNA-sequencing分析,本研究发现了一种在成体齿状回颗粒神经元中高表达并天然分泌的Wnt信号通路抑制剂——分泌型卷曲相关蛋白3(secreted frizzled-related protein 3,sFRP3),电休克刺激、运动和通过光遗传学方法直接刺激颗粒细胞都可以有效地降低该蛋白的表达。通过shRNA慢病毒注射,研究发现sFRP3低表达可以提高神经祖细胞增殖,并且导致经典Wn...  (本文共11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大连医科大学
大连医科大学

电针次髎穴抑制膀胱过度活动机制研究

背景:膀胱过度活动症(Overactive Bladder,OAB)是一种以尿急症状为特征的症候群,常伴有尿频和夜尿症状,可伴或不伴有急迫性尿失禁;尿动力学上可表现为逼尿肌过度活动(detrusor instability,or detrusor overactivity,DO),也可为其他形式的尿道-膀胱功能障碍。OAB的发病机制尚不十分清楚,引发逼尿肌不稳定收缩可能是膀胱过度活动症的主要病理生理改变。逼尿肌分布着M受体,膀胱传出神经兴奋分泌乙酰胆碱作用于M受体使逼尿肌收缩,但临床上应用抗胆碱药物治疗OAB未能取得满意的疗效,因此许多学者开始探讨OAB的传入神经机制。膀胱感觉的传入神经纤维包含有髓鞘的Aδ纤维和无髓鞘的C纤维。近年来C纤维在OAB中的作用越来越受到重视。有研究表明传入性C纤维活动过度是逼尿肌反射亢进的关键病理机制。下尿路伤害性刺激后脊髓中fos蛋白表达增加。骶髓排尿中枢c-fos基因表达增多是传入性C纤维活动过...  (本文共8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外侧缰核在调节小鼠厌恶和奖赏行为中的作用及机制

奖赏和厌恶系统是调节动物机体“趋利避害”这一动机行为的重要保障,是生物生存、种族延续和生物进化的重要影响因素。奖赏刺激可产生愉悦、兴奋和欢快的感觉,进而导致趋向行为,并最终引导行为加强,诱发生物体有目的、有动机的行为反应,形成一种正性强化作用;相反地,厌恶刺激会导致生物产生恐惧、厌恶和反感等消极情绪,诱发回避行为,表现为一种负性强化效应。外侧缰核(LHb)作为脑内十分重要的负性行为调控中枢,也被称为“反奖赏中枢”,其与脑内重要的奖赏中枢——腹侧被盖区(VTA)之间不仅有着密切的纤维联系,而且二者均可对外界的各种奖赏或厌恶刺激产生反应,参与调节脑内奖赏和厌恶系统。但二者是如何汇聚奖赏和厌恶这两种相反的刺激信息,尤其是其中的单个神经元是否可汇聚并处理厌恶和奖赏这两种不同的传入信息,以及LHb中相关种类神经元对奖赏和厌恶行为的调节作用尚不清楚。在本研究中,结合多通道整体电生理和光遗传技术,我们记录了LHb和VTA中单个神经元分别对奖赏...  (本文共9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第三军医大学
第三军医大学

食管内脏高敏感性参与非糜烂性反流病发生的外周及中枢敏感化机制的研究

背景和目的非糜烂性反流病(NERD)是一种常见的疾病,占胃食管反流病(GERD)的65 %-70 %。由于其病因和发病机制不清,临床上缺乏有效的药物治疗手段,经验性药物治疗一般只能暂时缓解临床症状,严重影响了其生活质量和工作效率。近年来,随着内脏感觉神经-电生理学、功能性脑显像技术等方面发展,人们逐步认识到内脏高敏感性可能是食管功能性疾病发生的最重要的病理生理机制之一,是此类患者产生症状的基础和症状多样化的原因。因此,目前越来越多的学者把重心转向食管内脏感觉、内脏高敏感性及其发生机制的研究。然而,迄今为止,尚不十分清楚食管内脏敏感性的改变在不同亚类的NERD发病机制中的作用,亦未阐明食管内脏高敏感性形成的确切的外周和中枢神经敏感化机制。目前,国内、外有关食管内脏敏感性在不同亚类NERD患者发病机制中作用方面研究才刚刚起步,对食管内脏敏感性形成的外周敏感化机制和脑机制更是知之甚少。所以我们的目的就是阐明食管内脏敏感性改变在不同亚类...  (本文共19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第四军医大学
第四军医大学

背内侧前额叶皮层对慢性痛的下行调控作用及其机制

慢性痛对机体的危害不仅是持续的疼痛感受,还可导致情绪低落和认知功能的下降。迁延、持续的疼痛更容易形成一个“慢性痛后的恶性循环”:慢性痛后可以导致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同时还可因睡眠功能紊乱,活动减弱导致认知功能的降低;而后负性情绪和认知下降又会进一步的加剧慢性疼痛,形成疼痛-负性情绪和认知下降-疼痛的恶性循环。尽管已经有许多的研究开始关注疼痛的情绪成份,探究情绪痛的神经环路,但关于此“慢性痛后的恶性循环”的潜在神经机制仍不明确。而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是找到一个同时参与了疼痛的调控、负性情绪的形成和认知功能维持的神经核团。背内侧前额叶皮层(dmPFC),包括吻侧前扣带回(rACC)和缘前皮层(PL)就是这样一个可同时参与疼痛、负性情绪和认知功能的关键中枢部位。dmPFC已经被证实广泛参与了焦虑抑郁负性情绪和认知功能障碍的产生。尽管也有研究观察到dmPFC可以参与慢性痛,但其详细的神经通路仍不清楚。中脑导水管周围灰质(PAG)-延髓吻...  (本文共12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