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我国法官释明权制度的建构

法官释明权制度在国外被广泛适用,其有助于实现司法公正和司法效率。目前,我国民事诉讼模式正全面地由职权主义转向当事人主义,释明权制度对我国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厦门大学
厦门大学

论法官释明权的运用及其制度完善

当今世界西方各国普遍确立了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而法官释明权制度作为当事人主义的修正器,已成为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继续存在与发展的重要基石。近几年,随《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等司法解释的实施,释明权制度越来越引起我国学术界和实务界的广泛关注。但由于理论研究的不足与分歧、实践经验的匮乏,加上立法的不完善,我国释明权制度在实施中面临着诸多困惑和疑问。为此,本文从释明权的概念、性质等一般理论分析入手,运用比较法研究方法,探析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有关释明权制度立法状况,吸取和吸收其先进经验和精华;从理论与实务的双重视角,探究释明权制度的功能与价值,考察我国释明权制度的立法、司法现状与存在的问题;以遵循实用主义司法理念为出发点,通过选择一些释明权的典型案例和实务争议较大的焦点、热点问题,进行深入分析探讨,最后提出制度构建。公正与效率是释明权制度创设、存在及实施的灵魂与根据。本文强调要遵循实用主义司法理念,根基于社会实现,通过收取、吸收世界...  (本文共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北师范大学
西北师范大学

论法官释明权

法官释明权最先发端于大陆法系的德国,随后在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得到广泛运用。从最初单纯作为一种救济弱势当事人的手段发展演变为法官和所有当事人之间进行理性沟通的交流工具,释明权概念所蕴涵的基本含义已经有了很大的扩展。在我国,以民事审判改革基本上确立了当事人主导的诉讼体制以及在诉讼证明中采纳了辩论主义的基本原则为契机, 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最先引入了法官释明权制度的有关规定。但由于我国目前法官释明权制度的规则体系还是比较欠缺,这也就使得法官在司法实践中对释明权的行使比较混乱。本文将以国际社会释明权制度的共同规则为参照,对建立我国释明权制度的理论、规则体系作出有益的探讨。全文分四部分:第一部分:释明权概述。通过对释明权的基本含义、法律特性、种类以及功能的论述,对“什么是释明权”予以初步的介绍并为下文进一步的扩展分析作出铺垫。第二部分:释明权的宪法依据。论证了释明权设立的宪法依据和根...  (本文共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论法官释明权

释明权最初规定在大陆法系民事诉讼中,其又被称为阐明权,源于德语“Aufklarungsrecht”。民事诉讼中的法官释明权属于法官诉讼指挥权的范畴,是指在当事人的主张及陈述的意思不明确、不充分、不适当的情况下,法院审判人员通过对当事人的发问、提醒等方法,启发当事人把不明的予以澄清,不充分的补充充分,不适当的予以排除、更正。释明权是大陆法系民事诉讼理论的一个法律概念,在德、法、日等大陆法系国家的民事诉讼活动中,一直占有重要的位置。法官释明权与民事诉讼模式具有密切的联系。根据法官和当事人在诉讼活动中所处的地位和发挥的作用不同,民事诉讼模式分为职权主义和当事人主义。在职权主义诉讼模式下,法院对诉讼的进程拥有主导权,无论在控制诉讼程序的运行方面还是在审理对象的形成方面,抑或在证据的调查收集方面,法院都享有绝对的权力。在这种诉讼模式下,释明权是职权主义的固有东西,根本用不着法律再来规定法官的释明权。在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下,民事诉讼程序的启...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释明权的理论基础与行使规则研究—比较法视角

法官释明权是当事人在诉讼中的请求和陈述不清楚、不充分时,或提出了不当的请求或陈述时,或所提交的证据不充分时,法官以发问或告知的方式提示当事人把不明确之处予以澄清,不充分的予以充分,或把不当的予以排除,或者让其补充诉讼资料的权力。释明权是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下才存在的制度,因为职权主义下法官权力范围几乎不受限制,释明权缺乏必要性。由于当事人攻击防御能力存在差异,因此释明权具有调节当事人攻击防御水平,促进程序进行,促进案件事实发现,保障法律适用妥当性的作用。释明权的行使不能突破以辩论主义和处分权主义为主要内容的当事人主义的程序模式。我国释明权的规范主要存在于司法解释中,主要体现在法律关系的释明。我国法官释明权行使的随意性与我国当事人主义尚未彻底建立,以及当事人程序保障力度不足有关。从解释论的角度,释明权的行使对象应该扩大到诉讼请求,事实陈述,证据材料,法律适用。从立法论的角度,应该建立释明不当的救济制度。  (本文共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1期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法官释明权

我国民事诉讼制度并没明确规定法官的释明权,在实际中,法官的诉讼指挥权没有限度已在一定程度上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法学》2018年06期
中国法学

我国民事诉讼释明边界问题研究

释明边界是我国民事诉讼法学研究尚未彻底解决,但司法实践迫切需要明确的问题。我国释明边界存在三种样态(应释明、不应释明和可释明),在划定释明边界时应坚持两个步骤和五个方面。当不存在当事人最低限度的暗示时,对诉讼请求的释明原则上应限于《证据规定》第35条第1款和《民间借贷规定》第24条第1款,以及以《...  (本文共2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