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植物学

  (本文共1页)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基于“双语对校”的晚清译著《植物学》研究

1858年,上海墨海书馆出版的由英国传教士韦廉臣、艾约瑟与晚清学者李善兰合译的《植物学》是中国介绍西方近代植物学的第一部书籍,被视为西方近代植物学传入中国的标志。然而长期以来,其外文原本究竟为何一直存在争议,由此导致关于《植物学》的各种具体研究难以展开。为打开研究局面,先采用文献分析方法基本解决了《植物学》的原本问题。在此基础上,运用原译本“双语对校”的方法整理出《植物学》简体中文版全文,并深入研究了《植物学》的术语、文本和配图。研究得出了具有一定创新性的成果,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一、基本解决了《植物学》的原本问题《植物学》至少有4个外文原本来源,分别为林德利的《植物学基础》1849年版,巴尔弗的《植物神学》1851年版,林德利的《植物界》1853年版和钱伯斯兄弟出版于1848年的《钱伯斯国民百科》第1卷,其中,后两个来源为新发现。林德利《植物学基础》的具体版本长期以来无法确定,经分析考证确认是1849年版。通过进一步研究理清了...  (本文共19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清末汉语植物学术语系统形成过程研究

晚清的中国,在西学盛行的大背景下,术语的创制和传播工作成为知识概念传播的重要途径和手段,与其他学科术语系统的发展相比,我国植物学在术语创制和发展演变过程中,因其本草学传统,与西方现代植物学碰撞时术语系统呈现出了独特的面貌:现代植物学术语在晚清前后形成了两个系统——“英源系统”和“日源系统”,每一阶段的术语系统都根据术语的来源不同而展现出不同的特点。在两个术语系统的历时演变中,我们可以勾勒出清末植物学术语系统的嬗变过程。从清末科学术语和植物学的研究现状来看,词汇学史和术语学史对此段时期的重视程度不高,零星的研究也都是浅尝辄止,植物学术语系统的发展历程继《植物学》著作中的术语传播后,又经历了日本外来术语的洗礼,而这对现代植物学术语系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此段历史却鲜有人揭示。本文将清末植物学术语系统的嬗变过程作为研究对象,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用词汇学的眼光来审视植物学术语系统的发展脉络,以其不同时期的代表著作《植物学》和《最新植物学教...  (本文共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植物学》(韦廉臣、艾约瑟辑译李善兰笔述)植物学术语研究

明清之际外来词大量进入汉语的词汇系统,其中既包括日常交际词汇,也包括大量的术语。因为这一时期我国的现代植物学研究成果接近空白,而国人又渴望吸收西方的科技成就,所以植物学术语译名在译介的西方书籍以及植物学著作中大量出现,成为西源外来词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作为我国第一部现代意义上的植物学著作,《植物学》(韦廉臣、艾约瑟辑译李善兰笔述,以下简称为《植物学》)中的植物学术语在汉语传统植物学术语向现代植物学术语的演变和发展中起到了起承转合的重要作用,对汉语术语学研究、术语历时研究和植物学术语研究都具有极大的意义和价值。小到个人的日常交际、学习,大到科研活动、词典和教科书的编纂、公共场所植物学知识的普及等都与植物学术语息息相关,因此,对植物学术语译名做出规范化工作是非常重要的。本文以《植物学》中的植物学术语为立足点,综合共时与历时相结合、定量与定性相结合、描写分类法、文献检索法和理论与应用相结合的研究方法,结合我国传统植物文献、明清传教士植物...  (本文共8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师范大学
安徽师范大学

提奥弗拉斯托斯的植物学思想研究

提奥弗拉斯托斯为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得意门生,并在亚里士多德之后继任吕克昂学园的“园长”。虽然他在政治学、伦理学、哲学、修辞学等方面多有建树,但其在植物学领域开创了植物学研究理论和方法的先河。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一批植物研究者,他的植物学思想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提奥弗拉斯托斯被后人誉为“植物学之父”,其两部经典植物学著作《植物史》和《植物的本原》,不仅涉及植物的形态结构、分类与命名、生长发育、环境对植物的影响,还在育种、嫁接、防病虫害等方面为当时人们提出合理建议,兼有植物研究和实用的价值,奠定了植物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理论基础。参照现代植物学的理论,对提奥弗拉斯托斯的植物学思想进行梳理,可以发现其思想在植物形态学、植物分类学、植物生理学、植物遗传学、植物生态学等方面,奠定了现代植物学的相关理论基础,影响着植物学分支学科的独立与发展。遗憾的是,由于提奥弗拉斯托斯的著作大部分已遗失,流传至今的仅有两部植物学著作和少量其它著...  (本文共7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内蒙古师范大学
内蒙古师范大学

民族植物学在内蒙古的发展

1984年陈山研究员首次提出和提倡内蒙古民族植物学的研究问题,“内蒙古师范大学民族植物学研究所”的成立使这门新兴交叉学科以内蒙古师范大学为中心在内蒙古乃至整个蒙古高原地区传播和发展。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民族植物学已成为研究内蒙古植物资源和民族文化多样性的特色学科,为内蒙古植物学学科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本文通过对陈山研究员和哈斯巴根教授等亲历者的采访以及通过对学术成果的整理分析,总结了民族植物学在内蒙古发展历史,旨在发掘这门学科的发展规律。结果表明,内蒙古是国内提出、倡导和研究民族植物学学科最早的地区之一;对本学科在我国的传播做出了历史贡献。其中,在内蒙古首次提出和倡导民族植物学学科的陈山研究员是代表性人物。从民族植物学在内蒙古的发展脉络可以看出:(1)内蒙古师范大学目前仍然是内蒙古自治区乃至我国北方民族植物学的研究中心。(2)具有本民族传统文化背景的蒙古族植物学工作者是内蒙古民族植物学学术团队的骨干,他们的文化本位研究具有显著...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