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与绝望挥手告别

我1977年升入高中,1979年毕业。当初本来准备参加高考,没想到考前3个多月的时候,国家突然调整了招生政策,只允许高中生考中专,不允许初中生考中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育视界》2016年23期
教育视界

“未来”,一个我们要创造的地方

课程学家小威廉姆·E·多尔说:"未来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而是一个我们要创造的地方。通向它的道路不是人找到的,而是人走出来的。走出这条道路的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文化周刊》2016年04期
东方文化周刊

《再见吧朋友,绿皮车》——2016年元月8日,7101次绿皮车告别朗诵作品

...  (本文共1页)

《当代学生》2016年24期
当代学生

信与烛台

前些日子,跟她约好了礼拜五去等她放学。一路上说说笑笑,到了临分别的时候,她转过身去神秘兮兮地从书包里拿出个袋子递到我手里,然后笑着挥手告...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飞碟探索》2016年07期
飞碟探索

物理学家不再帮我们理解时间

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时间的流动是人类体验的核心。为什么它不是物理的核心呢?时间是什么?如果无人问我,则我知道。如果我欲对发问者说明,则我不知道。——圣·奥古斯丁,《忏悔录...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全国优秀作文选(初中)》2017年Z1期
全国优秀作文选(初中)

重逢又别离

"旅客们,XX次列车就要检票进站了……"火车站的广播再次响起,我们用湿润的眼眶装下彼此后,挥手告别。我跟随着拥挤的人流排队检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