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再论国际私法中“直接适用的法”

在分析“直接适用的法”的缘起和根据的基础上 ,本文提出了关于“直接适用的法”的新界定。笔者还对“直接适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论国际私法中“直接适用的法”

随着国际私法领域的拓宽,强制性规范的作用正在逐步扩大。而在强制性规范研究领域中,目前最典型的理论就是“直接适用的法”。加强对“直接适用的法”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从“直接适用的法”的概论入手,在第一章阐述了“直接适用的法”的概念、起缘和发展。第二章,采用比较的方法,将“直接适用的法”及与其相关的问题进行了比较分析。第三章,采用理论联系实际的方法;探讨了欧洲主要国家关于“直接适用的法”的理论、立法与实践。第四章,介绍了中国的情况,并针对我国的现状提出了我国宜采取的对策及需要注意的问题。最后,在结语部分指出“直接适用的法”在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都具有重大意义。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

论国际私法中“直接适用的法”

国际私法领域的“直接适用的法”理论产生于上世纪中期的欧洲大陆,它作为一种新的法律选择方法,因不依赖于冲突规范的援引即直接适用解决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而表现出独特性。在司法实践中,“直接适用的法”作为法院地法的组成部分,强制地、直接地得到其所属国有关法院的适用,实现了国内某些重大的政策,保护着国家和社会的公共利益。法律直接适用理论与传统国际私法利用双边冲突规范解决争议的做法背道而驰,在法律选择的过程中引入了功能主义,强调国家政策对私法领域的干预,因而,自从其诞生之日起,国际法学界的争论便没有停歇。不少国际私法学者对这一问题给予极大关注,并作了大量研究,但是,仍然有一些疑难问题缺乏清晰的界定。本文试图对“直接适用的法”的一些基本情况作一解析,以期能够为有关专家学者展开深入研究理清脉络。文章的引言部分是问题的缘起,主要介绍时代背景,为以下的论述作铺垫。第一章是概述,先是对“直接适用的法”理论的提出即产生过程、它的概念与基本特征作以...  (本文共3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

论国际私法中“直接适用的法”

20世纪30年代以来,随着国家加强对经济生活的干预,国际私法的任意性规范不断受到强制性规范的挑战,强制性规范数量日益增多,涉及范围越来越广。这种现象引起了一些国际私法学者的注意,他们开始对强制性规范的有关问题进行深入的研究。在强制性规范研究领域中,对“直接适用的法”的研究是最引人注目的。在特定的跨国民商事案件中,涉及到该国具有强制适用效力的法律规范时,无须援引法院地的双边冲突规范,而必须将该强制性规范直接适用于该案件,这种法律规范就是“直接适用的法”。“直接适用的法”的产生和日益完善,丰富和发展了国际私法的内容和体系,对国际私法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不断完善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直接适用的法”与冲突规范的有机结合,为现代国际私法提供了多样化的方法和调整手段,使国际私法在调整涉外民商事关系中具有更大的可选择性。加强对“直接适用的法”的研究,无论是对于健全我国国际私法立法、指导我国涉外民商事案件的司法实践活动,还是进一步提高我国国际私法的...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论“直接适用的法”

“直接适用的法”这一概念自法国学者福勋·弗兰西斯卡基斯在其发表的文章中第一次提及至今,也就短短几十年时间。从理论角度来看,该概念的提出对传统国际私法机械式套用冲突规范的做法形成了理论上与实践上的强烈冲击,使得“直接适用的法”这一概念已经成为当前国际私法领域成为了最受争议的话题之一。从实践角度来看,“直接适用的法”这一概念的引入,使得学者们开始逐渐关注规则背后所存在的公共政策和价值导向,这一现象也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当前国际私法公法化的趋势。虽然如上所述,“直接适用的法”从提出到目前,只有短短几十年的历史,但世界各国的学者们已对此形成“百家争鸣”之势。就世界范围来看,从最先提出此概念的法国学者福勋·弗兰西斯卡基斯到英国学者莫里斯,再到德国学者凯格尔,都从不同角度对“直接适用的法”进行了命名,而我国学者虽然起步较晚,但以韩德培教授为代表的诸位国际私法学者们也在其各自的著作中针对“直接适用的法”发表自己的看法和理解。“直接适用的法”的理...  (本文共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直接适用的法”在国际私法中的地位探析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随着国家职能的转变及其对社会经济生活干预的增强,在处理涉外民商事关系的过程中,出现了一种可以不经冲突规范援引而直接予以强制适用的规范,这就是“直接适用的法”。这种产生于实践、体现国家主义特征的规范一经产生,就引起了国际私法学者们的极大兴趣。尽管对此研究的学者很多,但对于“直接适用的法”这一理论范畴,与业已建立的国际私法框架体系中的公共秩序制度、冲突规范和统一实体规范之间的关系仍不甚明确,特别是有的学者以“公共秩序的积极功能”来否定“直接适用的法”存在的独立性,这样,使“直接适用的法”在国际私法中成了一个“不明身份”的制度。本文分别比较了“直接适用的法”与公共秩序制度、冲突规范和统一实体规范之间的不同,表明“直接适用的法”与它们之间是有区别的,虽然“直接适用的法”体现的是国家主义的特征,但作为一种无可争辩的事实存在,“直接适用的法”在国际私法规范、制度体系中应当有自己的地位。  (本文共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