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被遗忘权——个人信息权、人格权与合理使用

发端于欧洲国家的被遗忘权自其产生之初就饱受争议,近些年来,随着大数据时代的降临,被遗忘权俨然成为论述纷繁的热门研究。不少学者对被遗忘权的本土化路径、制度构造、实际操作等方面进行了一番设想。然而一个尖锐的现实是,被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甘肃政法学院
甘肃政法学院

论“被遗忘权”的立法构建

被遗忘权是大数据时代发展的一种新兴事物,它是对信息主体已公开网络信息的删除制度,近年来引起了我国学者的持续关注,但因其在发展过程中受到了来自规范和实践的审视,被遗忘权甫一面世,便在学术界引起了广泛争议。被遗忘权面临的利益衡量问题是其核心议题,因其赋予信息主体在特定条件下删除网络上已公开的个人信息,实际上与基于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公众知情权等其他宪法性权利和公共利益存在一定的价值冲突,由此,对被遗忘权的审慎适用需要进行合理限制和运用利益衡量规则。关于被遗忘权的民法保护学说学者们莫衷一是,明晰被遗忘权的法理定位,需要对各种学说进行取舍探究、认识被遗忘权的法理基础以及辨析被遗忘权的法律属性,明确其属于隐私权或者个人信息权,并解决其兼具人格权与财产权的矛盾。关于被遗忘权与删除权的关系问题存在诸多讨论,究竟适用被遗忘权抑或删除权,是被遗忘权本土化过程中立法考量的一个关键点。目前来说,针对个人信息的使用和保护,我国出台了相关的法律规范,...  (本文共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保护研究

古往今来,个人信息就在不同层面被采集、处理、利用与传递。在互联网尚未普及、信息技术尚未得到发展的年代,个人信息的保护方法相对比较简单,只要设定相应的法律规则,进行必要的物理与人员上的管制,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杜绝信息的滥用。因此,在很长的时间里,个人信息的保护并不成为问题,但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移动互联的普及,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在数据采集、数据集成与融合、数据分析与存档的整个数据生命周期中,无限度的信息挖掘、信息滥用、信息侵权行为时时发生。强大的数据处理能力与普遍存在的对个人信息的侵害,使得保护个人信息的呼声日益高涨。论文第一章分析了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保护面临的典型风险。这些风险与挑战主要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第一,伴随着移动互联的兴起、手持设备的广泛应用与网上跟踪技术的迅速发展、个人信息的采集行为日益密集和隐蔽,“请勿跟踪”的隐私协议成为保护个人信息的“君子协议”,效用有限。第二,公权力强行要求商业机构留存用户个人信息,呼啸而...  (本文共2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杭州师范大学
杭州师范大学

互联网环境下的被遗忘权

本论文研究的是互联网环境下被遗忘权问题。本文从被遗忘权的历史背景及提出的动因入手,按照时间顺序对被遗忘权的相关规范进行系统地整理与分析。然后,通过论述被遗忘权产生的理论基础,尝试从理论角度挖掘其更深层次的内涵与支撑,并且指出数据最小化、数据控制、语境保全三大原则作为数据保护的理论变迁,影响着被遗忘权的发展。而被遗忘权正当性的理论模型与属性归类的不同进路,让被遗忘权的存在更具价值。在深入解读欧盟最具代表性的被遗忘权司法判例的同时,本文对2016年欧盟最新颁布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进行了阐释,以便了解诞生于欧盟的被遗忘权的最新动态与变化,以吸取可供中国参考的立法经验。本文接着比较欧盟与美国对被遗忘权的差异,分析其博弈背后的原因,并且将西方国家对被遗忘权的争议焦点进行了相对完整的阐述,让被遗忘权的介绍更加全面、客观。中国2016年《网络安全法》与2017年《民法总则》的颁布,尤其是其中关于个人信息的规定,反映国家对个人数据信息的重视。...  (本文共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20年06期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

论大数据时代读者个人信息权的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第43条对读者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较为抽象,需要进一步加以明确。读者个人信息、借阅信息、隐私信息三者之间存在明显的交叉与重叠关系,保护读者个人信息是对其借阅信息与隐私信息加以保护的前提...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2019年04期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

是什么促进了信息权——对法律、技术及行政管理影响的跨国考察

本文从多国视角考察了法律安排(信息自由立法)、技术进步(电子政务)和行政管理能力(政府效能)对信息权的影响。为此目的,本文采用了多种不同的全球指标。回归分析...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网络空间安全》2019年12期
网络空间安全

大数据时代下的民事电子证据研究——以个人信息权民事诉讼保护为聚焦

随着经济技术的发展,一个大规模生产、分享和应用数据的时代缓缓开启,这标志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在大数据的时代背景下,个人信息权存在的样态发生改变,传统意义上的姓名、肖像等个人信息权的内容更多地以数据符号和代码的形态被应用,许多新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