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不知情权

人类即时交流和获取资讯的技术,在当代,正以令人惊讶的速度迅猛发展着。然而,遗憾的是,  (本文共1页)

《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21年01期
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

论我国基因信息不知情权的确立

基因信息对健康状况具有强烈的预测性,出于诸种原因当事人未必想知晓基因信息。为充分尊重自我决定权,比较法上承认权利人享有基因信息不知情权。基因信息不知情权指权利人有权预先决定是否接受基因信息的披露,其核心要义为"知情拒绝权"。基因信息不知情权旨在保障权利人对基因信息...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天津医科大学
天津医科大学

基因检测背景下不知情权的伦理思考

随着基因检测技术的快速发展,与其相关的伦理问题也随之出现,“不知情权”这一概念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提出的。不知情权是指在基因检测活动中,个人依据自己的意愿和价值观对于可能带来伤害的检测结果选择不被告知,并应得到他人的尊重的权利。在基因检测技术发展的趋势下,人们可以通过基因检测预知本身是否携带疾病基因,从而预知将来是否有患病的可能。一旦检测出致病基因,受测者可以提前采取针对性的措施对症下药来预防可能发生的疾病。然而由于医学技术的限制,很多疾病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治愈手段,受测者很有可能会因为获知这些不可治愈基因疾病的检验结果而受到伤害。在这样的情况下,为避免不利结果的发生,承认受测者的不知情权尤为重要。除此之外,基因检测自身还具有结果的可能性、技术的不准确性、基因的家族关联性、信息的风险性等固有特点,这些固有特点也加剧了对受测者产生伤害的风险,因此更应该强调对于受测者不知情权的维护。目前,不知情权已经在一些国际公约、国际宣言以及国家法律中...  (本文共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西师范学院
广西师范学院

网络负面信息过度传播对受众不知情权的侵害研究

我国已经基本进入信息社会,使用各种媒介和面对海量信息是我们每天的“规定动作”。技术手段和高科技产品带来高效和便利的同时,也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越来越多的注意力被各种尺寸的屏幕吸引,越来越多的时间被接受、处理各式信息占据,很多人已经被媒介和信息“绑架”却不自知,不仅没能真正将媒介和信息为我所用,而且使自己在信息社会中迷航。我们已进入了技术先行产生影响,随后才讨论、制定对策的被动局面,网络中负面信息的过度传播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方面。互联网在社会中的影响越来越大是不可逆的发展趋势,但网络媒介运行的健康程度却不及其影响受众和受众成长的速度——在网络媒介自身还没有发展完善、受众还没有成熟自主的时候,网络媒介和它传播的大量负面信息就已经如潮水般涌向受众,受众在使用网络媒介时,正承受着来自网络负面信息的侵扰。在这侵扰中,有一种表现目前还处在“隐藏”状态,没有被社会和受众发现,这个潜藏着的侵扰就是对受众不知情权的侵害。为了真正实现保...  (本文共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论绝症患者的知情权和不知情权

随着医学模式由传统的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心理——社会学”模式的转变,传统的医事父权伦理观念在20世纪50年代开始动摇,患者的知情权作为一项基本权利逐渐得到了医学界的尊重,“知情同意”原则成为了法学的一项基本原则。然而随着时代的进一步发展,医学界发现仅强调知情权并不能有效保护绝症患者这一特殊人群的生命安全和生理、心理健康。由于绝症患者生理、心理上的特殊性以及中国传统伦理观念的影响,如果医务人员尊重其知情权,如实向其履行告知义务,部分绝症患者将出现情绪低落、意志消沉、精神崩溃、拒绝治疗甚至自杀等极端心理和行为反应,严重危害绝症患者的生命和健康。在对一系列案例进行研究的基础上,一些法学家提出此类绝症患者除享有“知情权”外,还应当享有对自身病情、治疗及预后等信息的“不知情权”。绝症患者的不知情权属于人格权的一种,其基本含义是:绝症患者对自身病情等信息是否知情有自主选择权和决定权,不经过患者本人的同意,医务人员不得向其披露有关疾病的信...  (本文共4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1期
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基因不知情权

在基因检测的技术背景下,受测者对于检测结果是否享有不知情权,这是比较法上的新课题。基因不知情权与知情权关系密切,皆根植于个人自主,但二者并不等同。基于技术上的不成熟、最佳利益原则、个...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