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法律人类学研究述评

文章从梳理中外法律人类学的研究成果入手 ,对该学科的相关问题进行了纲领性的论述。作者认为法律人类学的研究对象应包括两个层面 :一是法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河南社会科学》2010年05期
河南社会科学

中国法律人类学研究述评

中国法律人类学的研究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它在对国外法律人类学知识的引介和理论梳理与归纳、研究问题的中国语境化、相关学科围绕法律人类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江苏社会科学》2017年02期
江苏社会科学

从异域到本土:中国法律人类学本土研究的现状与发展

法律人类学就是运用人类学的视角去研究"他者"文化的法律规则的研究。本文通过梳理国外法律人类学的相关文献,认为法律人类学作为一门分支学科,经历了学科互渗与发现的初始时期、法律民族志田野方法确立的奠基时期、以及经历四次范式转移的...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英美法律人类学的困境:格卢克曼与博安南之争

1955年,英国人类学家马克斯·格卢克曼在他的首部法律民族志——《北罗得西亚巴罗策人的司法程序》中,试图证明非洲本土的巴罗策习惯法同西方法律相比共性大于差异。两年之后,美国人类学家保罗·博安南提出相反观点,在他所出版的《提夫人的正义与审判》中认为,尼日利亚提夫人的“法律”与英美法相比存在着较大差异。为此他区分“民俗体系”与“分析体系”:西方法学固然发达,但它仍然是一种“民俗体系”,如果无视这一点,而把它当作“分析体系”来运用,势必导致对研究对象的曲解,从而陷入我族中心主义,将矛头直指格卢克曼。从而引发了此后两人长达30多年的学术争论。这就是英美法律人类学史上著名的格博之争。除了双方性格上的原因之外,如此漫长的争论似乎只有一种解释:无解。非洲本土法与西方法究竟共性大于差异,还是差异大于共性?能否以及怎样使用西方法律范畴来描述和分析非西方的法律制度?人类学是否有必要使用法学的研究方法?……格卢克曼和博安南曾经明确争论过或涉及到的这些...  (本文共29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贵州社会科学》2011年02期
贵州社会科学

从形式结构到社会创造性——法律人类学语言研究述评

法律人类学的语言研究既以形式结构分析为基础,又关注语言的功能和创造性。许多学者在批判法学、西方马克思主义法学、后现代法学的影响下,研...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石河子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05期
石河子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辉煌与沉寂:19世纪西方法律人类学学术史述评

19世纪中叶,巴霍芬、麦克伦南、梅恩、摩尔根关于人类社会制度史的著作问世,标志着法律人类学在欧美学术界开始形成。19世纪的法律人类学家用他们的著作回应当时的社会变革和理论思潮,并实现了...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