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重组无极限——读鲁小平长篇小说《重组》

人生是舞台。生活是活剧闹剧,爱情婚姻是喜剧悲剧;婚外情算不得剧,只是一曲昏暗灯光下的交谊舞,曲终人散。同样,剧也有落幕散场的那一刻。艺术的舞台,可以由原班人马上演原来的剧目,生活的舞台,曲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支部建设》2021年34期
支部建设

太行风情的长幅画卷——读刘江长篇小说《太行风云》有感

《太行风云》是期颐老人刘江的长篇小说,描写了太行山一个村庄的变迁,从热火朝天的抗战风云,到农业合作化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当代作家评论》2022年01期
当代作家评论

社会现实观察与历史沉思——关于老藤长篇小说《北地》

老藤的《北地》(1)是一部在艺术构思上多少显得有点奇思异想的长篇小说。整部小说以主人公常克勋晚年罹患阿尔茨海默症为落脚点,巧妙地...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长江文艺评论》2021年S1期
长江文艺评论

书写堵河儿女的奋进之歌——读刘启钧长篇小说《堵河儿女》

刘启钧十年磨一剑,精心创作了长达40万字、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堵河儿女》。年近六旬的刘启均,现供职于竹山县税务局。他在乡村当过小学教师,在税务部门当过税收专管员、会计、所长、办公室主任等。在乡镇工作时,他大量阅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杭州》2022年07期
杭州

苏州河,悲莫悲兮奈若何——读海飞长篇小说《苏州河》有感

海飞长篇新作《苏州河》的故事发生在1949年前后的上海,时值解放军全面进驻上海、夺取全国胜利的最终阶段,但由于国民党根基深厚,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杭州》2022年07期
《小说评论》2022年03期
小说评论

新世纪文学期刊与长篇小说——以《十月·长篇小说》为中心

进入新世纪以后,中国文坛一个相当令人注目的现象便是长篇小说的繁荣与发展。一方面,《收获》《十月》《当代》《钟山》等著名文学期刊纷纷推出长篇小说专号或连载长篇小说,《长...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