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再回江孜 万佛塔下听老城故事

谁说我把故乡遗忘梦中我又常回到故乡潺潺的迪吉优布河秀美的加日交街还有那棵挺拔的古达帕里白杨树我在嘎萨河里摸小鱼仁定林卡里我捉迷藏跟着那爷爷在万佛塔下面听那蒙  (本文共12页) 阅读本刊>>

《飞天》2017年03期
飞天

神灯在上

1旦增把右腿向前一抬一摆,左脚顺势从马镫中退出,就利落地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动作中透着年轻,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他不像父亲,每次下马时左脚踩牢了马镫,右腿从马鞍后画个圈,再跳...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飞天》2017年03期
《西藏人文地理》2017年01期
西藏人文地理

大地的魂魄 江孜卡麦陶器

这是一尊米诺文明的古陶器,诞生于地中海的岛屿上,有很薄的一层颜料,却足以挺过六千年的时光,鸟的造型与江孜卡麦乡朗嘎村米玛苍决的鸟型陶器作品基本完全一样。我把这...  (本文共6页)

《大自然探索》2017年08期
大自然探索

怎样活到100岁

那些寿星的DNA,可能隐藏着长生不老的秘密。"现在,我们当中只留下我俩了。"耶米玛颇有些怅然地说。他们曾经是兴旺的大家族,但现...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中国西藏(中文版)》2002年05期
中国西藏(中文版)

幸福的大米玛师傅

西藏自治区党委办公厅车队有两位米玛师傅。为了区别,大家把年龄大的叫大米玛师傅,年龄小的叫小米玛师傅。大米...  (本文共1页)

《四川监察》1995年08期
四川监察

“米玛”,我的太阳

六月,是太阳,是火红; 六月的太阳灿烂而热烈。在旷荡的西藏高原,人们称太阳叫"米玛"。孔繁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