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罪名、罪种的合理数量及其立法反思

新刑法典罪名、罪种繁多的原因在于立法观念和立法技术的误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律师世界》2001年02期
律师世界

法院变更罪名权与辩护权的衔接

在我国司法实践中,一直认为法院在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基础上,确认与指控不同的罪名,并判处刑罚,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1年04期
湘潭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计算机犯罪刑法罪名论

新刑法颁布以来 ,计算机犯罪刑法罪名备受人们关注 ,也存有不少争议。计算机犯罪不但是一种新型的犯罪现象 ,而且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重庆行政》2019年05期
重庆行政

罪名确定制度面临的主要问题

我国1997年刑法中规定了具体的犯罪,但没有规定犯罪的名称。为了方便司法实务,最高人民法院在1997年刑法公布之后便以司法解释的方式,颁布了《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规定》,最高人民检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共郑州市委党校学报》2018年01期
中共郑州市委党校学报

罪名功能新探

罪名是对刑法分则法条中的罪状所进行的概括,对应的是犯罪构成整体。罪名的特征包括法定性、概括性、简明性和多样性。罪名的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政治与法律》2018年03期
政治与法律

论罪名生成的方法

罪名个数通常应以法条为基本单位,一条(款)一罪名是基本类型,一条(款)数罪名和数条一罪名是例外。罪名与行为类型存在对应关系,有些司法罪名引发质疑就是因为误解了立法规定的行为类型。罪名用语通常取材于罪...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