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科学的文化复兴

科学的危机是近代科学与人文分裂的产物 ,实质是科学的文化危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

文化复兴与比较文学研究——中国文学的再阐释与现代文化的重构

比较文学的跨文明整合是中国文化重构的重大时代课题与比较研究的科学方法之道,中国文化的复兴与发展,又促成了比较文学的理论自觉与其跨学科整合的系统构筑与学术体系建设。本文从文化复兴与文化重构的关系入手,从影响、渊源、媒介的跨文明整合中探索俗雅文化、古今文化、中外文化原创与发展、还原与复兴中中国文学与中国文化的历史、文化发展与思想、文化线索,从文学、史学、美学、文化学、人类学多方面的跨学科综合中探索中国原创文化的复兴与比较文学发展的内在联系,力图在历史、文化研究与文学史史学体系、史学理论的探讨中形成比较文学的学术体系。这对于中国文化的复兴与重构,中国文学史、思想史的研究,中国比较文学的发展与比较文学理论的研究,比较文学的学科建设,都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对于中国文学全球化的话语重构与知识创新,中国文化的现代化发展与全球化影响、整合,都是十分重要的一环。本文分三大块、五个部分探讨了中国文化复兴与比较文学发展的历史、关系及问题:总论与第一章...  (本文共28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

儒学本位 据旧开新—钱穆文化观研究

钱穆的文化观,在其学思历程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同他的子学、经学、理学、清学、史学等研究相互贯通。钱穆从文化学角度,先界定文化是人生大群的生活整体,是民族在历史中形成的大生命,厘定了文化与文明关系,提出了民族、历史、文化三名一体论。他还通过分析文化的七要素和三类型,三重目的和运转机制,建立了一套文化学观念。这成为他认识中国文化的理论框架,也是其文化观的基础理论。钱穆考证了中国文化产生的独特地理环境,揭示中国文化发展的特殊进程,进而阐释中国文化的核心精神。钱穆强调中国文化史,是以道德和政治为中心的社会生活史,提出了三阶程论和四阶段论,并指出中国文化的核心精神是人文精神,体现在以道德为中心的人道精神,以融和为特征的民族精神,以自强为主导的历史精神三个方面。中国文化的人道精神,是中国文化精神的根本方面,包涵乐观务实的宇宙观、崇善仁爱的人生观、和谐包容的天下观三大内容。钱穆突出说明中国文化,是以儒学为主干的文化,取得了可大可久的伟大成绩...  (本文共3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南大学
东南大学

《国风》(1932-1936)伦理思想研究

《国风》是20世纪30年代创办于国立中央大学的综合性文化刊物,在民族危亡的历史背景之下,其鲜明的"伦理复兴"思想极具时代特点。它的理论旨趣是,在继承中国传统道德价值的基础上,寻求一种伦理层面上的复兴,这一点充分体现在其鲜明的文化民族主义立场之上。《国风》以"发扬固有之文化,昌明最新之学术"为宗旨,有意识地继承本民族优秀的历史传统,借以增强人们对于本民族的自豪感和自信心,进而形成一个强有力的伦理实体以御外敌。同时,主动发掘传统道德价值中与时代精神相契合的因素,将其与科学精神相融合,以期锻造淬炼出"国魂",建立一个人人道德高尚,国家独立富强的社会。《国风》所表达的"伦理复兴"之理论诉求,与近代以来中国道德转型的历史有着密切联系。与大多数后发展国家的现代化之路类似,中国的现代化过程是由"外力"推动下发生的。在这一过程之中,传统"家—国—天下"一体的社会模式解体,个人从传统伦理体系之中游离出来,道德体系的崩坏造成了大量社会失范现象的产生...  (本文共21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台湾光复后30年“再中国化”文化政策分析

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之地,一直到甲午中日战争台湾割让之前,毫无疑义,作为中国一部分的台湾,中华传统文化是该地区的主体文化。日据近50年殖民统治,日本统治者依靠刺刀和枪炮,强行推行“皇民化”政策同化台湾同胞,中华传统文化遭到了严重践踏,日本文化在台湾随处可见。然而今天,尽管“台独”势力猖獗,但仍能在台湾感受到浓浓的中华传统文化味道,人口结构、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宗教信仰乃至于建筑道路等,都传递出强烈的中华传统文化意蕴,多元文化视域下的台湾地区、台湾民众仍较大程度上保留和传承着中华传统文化,这得益于台湾同胞代代相传,也得益于光复后台湾当局的文化导向和政策推动。研究认为,二战结束后,面对满目疮痍的台湾,一个日本化程度颇高的国土,出于收复的需要,出于促进同一国度同一民族文化,光复初期,台湾当局提出“再中国化”文化政策,陆续推行了许多重塑中华传统文化的政策措施。1949年国民政府迁台后,为了能在国际上代表中国,能在民众面前理...  (本文共17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文化民族性与大学关系历史研究

所有现代国家都在追求一种完满的现代性,大学是现代性工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是宏观上认识大学问题的基础;而德国哲学家哈贝马斯说“现代性是一项未竟的事业”,一面肯定了现代性之成就,一面以“未竟”的目标作为理想价值的尺度将整个现代性的历史与现实置于批判之中。现代性之“未竟”且非完满性,决定了追溯大学现实性历史——现代大学何以产生,它受哪些因素影响——的必要性:视角注定是多样化的,本论文即是以文化民族性为视角来探讨大学现代性起源及相关问题的一次尝试。现代性是一个连续不断的过程,我们今天建设的现代性主要是民族国家形成后的产物,但是它的根源则要到更久远的历史中寻找。与此相应,我们以19世纪初第一所现代大学柏林大学建立为界,将大学发展史分为两个阶段,即大学现代性的酝酿阶段和大学现代性的构建阶段。由此本文包括两个互相联系的研究目标:一是梳理大学现代性形成的文化起源,二是阐述文化民族性与民族国家大学现代性构建;宏观的历史回溯与微观的现实考察方法...  (本文共23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