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法保护初探

根据人工智能创作过程对人的依赖程度,将人工智能生成物类型化为来自于人类的生成物(第一类生成物)和非来自于人类的生成物(第二类生成物)。从解释论的角度来看,第一类生成物可以受到现行著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河北经贸大学
河北经贸大学

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保护研究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人工智能科技逐步走入我们的生活,从事着的人类大部分的替代性工作,影响着我们的行为选择,改变着我们的衣食住行的形式,极大地方便了我们的生活。飞速发展的人工智能技术催生了广泛的市场经济需求,当研究如何对人工智能生成物进行法律规制时,人们对于版权市场强烈的经济刚性需求以及良好的人工智能科技领域浓郁的学术氛围,使得对其生成物著作权保护研究形成了良好的契机以及提供了广阔的现实素材。但是,人工智能也给现行的著作权法律体系带来了一定的冲击,由于人工智能产品版权保护的市场需求旺盛,从而导致传统的版权保护理论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在文学领域,湛庐文化出版了首部由人工智能微软小冰中文创作的纸质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在绘画领域,佳士得首次拍卖了人工智能GANS创作的肖像画《爱德蒙·贝拉米的肖像》;在音乐领域,Taryn Southern发行了首张人工智能Amper作曲的专辑《I AM AI》。在人类为人工智能的突出表现而欢呼雀跃...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保护问题研究

人工智能已进军文学艺术领域,其所出版的诗集、书写的新闻稿、谱写的歌曲、完成的画作可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于外在形式上满足了作品属性。随着人工智能生成物数量不断增加,人工智能生成物是否可为著作权客体;其权利归属于谁;采用何种方式进行保护等问题为学术界讨论人工智能生成物著作权保护提出了新的挑战。目前学界未对上述问题形成统一意见,但若回避人工智能生成物的可作品属性,模糊其生成物权利归属,忽略其著作权保护方式的探索将导致人工智能生成物著作权纠纷不断,甚者会造成既有版权市场混乱。解决上述问题的前提是要将人工智能生成物纳入著作权保护范畴。在作品创作不必然与自然人相联系的语境下,人工智能生成物只要符合作品构成要件,符合独创性标准且与人类作品外在表达形式无异就可作为著作权客体;另外,人工智能生成物的权利归属于人工智能投资者、设计者及人工智能本身都不是最佳之选,采用符合利益平衡原则以及密切联系原则的人工智能所有者为核心的权利归属方式才为最优;同时顺...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保护研究

人工智能的出现及应用,使得机器从作为人类的辅助工具开始介入创作,并在文学、艺术、科学等领域自动生成诸多生成物,这些生成物在形式上与人类的创作成果并无二致,在司法实践中难以与人类作品相区分;且由于在法律适用上难以界定人工智能生成物的内容属性及权利归属,随着技术的进一步成熟,人工智能生成物将继续冲击现有的著作权制度体系,因此有必要重新厘清人工智能生成物在著作权制度中的应然地位。回顾著作权法的历史,每一次技术的进步总会打破原先的利益平衡,从而由投资者倒逼立法及司法规则的调整,促进了著作权法的演进,如今人工智能技术的革新已引起著作权制度的不均衡状态,其完全有理由成为著作权制度变迁的诱致性因素;根基哲学基础,以“财产劳动”为代表的权利理论因符合正义的自然法价值理念而一直成为知识产权正当性论证的范式,虽有争议但仍可成为权利配置的抽象基础,而人工智能创作则顺应不断立体丰富的“劳动”内涵,理应建构恰当合理的制度体系为其赋予正当的自然权利;运用成...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烟台大学
烟台大学

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法保护

近些年,人工智能技术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已经能够“独立创作”小说、音乐、绘画等人工智能生成物。人工智能生成物是一种与人类创作作品相似的表达。由于其是算法模型计算的结果,而不是由人类创作完成,这意味着人工智能生成物不是人类的思想或情感表达,很难被认定为著作权法中规定的作品,由此引发了诸多问题。首先,在人工智能生成物法律定性问题被解决之前,很难对人工智能生成物提供有效的法律保护;其次,难以在设计者、所有者和使用者之间,确定具体的权利归属;最后,如果人工智能生成物无法被定性为作品,应该寻找其他合适的保护模式对其进行保护。本文通过分析人工智能生成物的概念、特点及其法律保护的必要性,认为人工智能生成物是一种利用了大数据、深度学习等计算机技术产生得到的与人类创作作品相似的表达,除了其产生方式与产生主体外,与人类创作作品并无不同。人工智能生成物应该寻求著作权法的保护。在著作权法中,人工智能生成物不能被定性为作品,但是可以被认定为是邻接权的客体。...  (本文共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西大学
山西大学

论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法保护

人工智能生成物具有独创性,能够成为著作权的客体,由于法律滞后性使得人工智能以及人工智能生成物都没有被纳入著作权法保护,但法律主体性的不适格不代表生成物不具有独创性,不应该以人工智能无法赋权而否定人工智能生成物的独创性。在著作权法上有两种路径予以保护此种成果,其一,著作权路径,该生成物具有独创性,可被认定为作品,将人工智能生成物有关著作权赋予人工智能所有者或使用者。在人工智能生成物独创性判断问题上,应该以客观标准为主,同时辅之以主观标准。客观标准就是看人工智能生成物是否与现有作品在表达形式上具有可识别的差异性,将抄袭成果排除在外,同时适当参考主观标准,将人工智能进行“拟人化”处理,看成果是否具有“人工智能的性格”,将工具性的成果排除。所谓“人工智能的性格”就是指人工智能在创作过程中的独立性以及创作结果上的不可控性和不可预测性,对于人工智能而言,创作过程越独立、创作结果越不可控和不可预测,则“人工智能的性格”越强,该人工智能生成内容...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