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形式化问题探究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就是要按照明晰所有权、放活经营权、落实处置权、保障收益权的思路,以“还权赋能”为核心,构建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农村产权制度。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贯彻中央战略部署的重大举措,是实现集体资产保值增值、发展壮大农村集体经济的必然要求,是保障农民权益、促进农民增收的客观需要,是夯实基层基础、促进农村和谐稳定的现实需求。近年来,中央多次发文指出要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然而,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在取得成效的同时,越来越多的问题显现出来。在产权改革的实践中我们发现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并且改革措施落实到位的改革能极大的解放生产力,捋顺生产关系,促进当地经济的新飞跃。但是,如果不符合生产力的发展水平而且敷衍应付的改革,只是将利好的政策落实在了文字材料上,对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提升群众的生活水平毫无益处。本文以P县M镇为例,具体分析当地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中的形式化问题,阐述我国有很多地方存在不切实  (本文共4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南理工大学
华南理工大学

商事制度改革背景下政府监管方式转型研究

商事制度(商事登记制度)是市场经济体系的重要构成部分。我国当前的商事制度是从计划经济体制时期演变而来的,旧时商事制度对当今市场经济的发展造成了阻碍。2013年11月,党的第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对我国的商事制度进行改革,放宽市场准入条件,由以往的“先证后照”改变为“先照后证”;对商事主体(即各类市场主体)的设立和经营实行“宽进严管”,政府监管方式从以往的“重审批轻监管”转变为“轻审批重监管”。商事制度改革是涉及政府登记审批和监管执法等各个环节的综合性改革,政府行政理念、审批流程、监管方式等随之改变,给公共管理带来了巨大影响。G市从2014年1月1日正式实施了商事制度改革。改革以后,企业设立门槛大幅降低,登记流程有效简化,以往重审批轻监管的政府管理模式发生改变,带来了新生企业如雨后春笋般井喷式增长,尤其是“三证合一”、“五证合一”等改革的实施,工商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社会保险登记证和统计登记证等一次发放,使用统一的社...  (本文共9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太原理工大学
太原理工大学

介休市商事制度改革中的问题及对策研究

商事制度改革是加快转变政府职能的攻坚战,有助于最大限度发挥政府和市场的不同作用并进一步实现优势互补。完善商事制度,精简商事登记关联审批事项,优化准入流程,并逐步转变监管方式,建立健全事中、事后监管模式,提升政府服务效能,促成诚信、公平、有序的市场秩序是改革的深层次目的。同时,商事制度改革是由一组制度构成的一个完整体系,在改革的过程当中,一些制度趋于完善,一些新的制度在实践中需要因势利导地调整措施、完善配套。现行介休商事制度改革成果符合预期,但仍有问题需要继续深化。本文将在分析改革现状以及问题成因的基础上,以新公共管理理论、新公共服务理论为理论依据,就如何进一步深化介休商事制度改革,提出对策建议,实现商事制度整体优化。第一章主要是关于商事制度改革的研究综述。首先论述了论文选题的背景、目的和意义,并根据文献资料提炼出国内外学者关于该问题的研究现状,之后指出本文的研究内容。第二章首先介绍了商事制度改革的主体、内容,以及发展历程。商事制...  (本文共6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商事制度改革视域下的企业信用监管研究

商事登记制度是对经济运行中的市场主体进行管理的重要制度,原有的商事登记制度在一定时期内对我国的经济建设发挥过积极有效的作用,但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表现出越来越多与现实不相适应的地方。鉴于这种情况,2014年3月,我国对商事登记制度进行了深度改革。改革放宽了市场主体的准入门槛,使得市场主体数量迅猛增长。这种变化给具有市场主体登记和市场主体监管职能的工商部门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使主要依靠人力执行行政处罚、行政强制等原始监管方式难以为继。迫切需要在信息共享的基础上,构建和完善运用信息公示的科学手段、发挥工商部门信用监管核心作用的科学监管方式。本文以甘肃省工商局为例,通过走访甘肃省工商局及其下属的部分市州局,调研商事制度改革后甘肃省以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为依托的信用监管能力现状,并剖析信用监管中存在的问题及其成因。例如,法律法规不健全、平台信用数据不完善、信息公开有限、部门共享不充分等。在此基础上,借鉴和分析美国、德国以及国内商事制度改革...  (本文共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

政府职能转变视角下的商事制度改革

我国旧有的企业登记制度成型于计划经济时期,带有浓厚的计划经济时代色彩,前置审批事项过多,政府对企业的限制过多、对市场的干预过多。十八大以后,对商事制度进行改革也随之被提出。自2014年以来,商事制度改革已推进了近四年的时间,前置审批事项大幅削减,企业进入市场的便利性也大幅提高,极大地激发了市场活力,带动了经济发展。但是,随着改革的逐步推进,许多问题也逐渐突显出来。比如监管部门的市场监管能力尚不足以应对短时间内大幅增加的市场主体,相关配套改革迟迟难以跟上,最基础的法律保障目前尚未完善等等。本文中,笔者以政府职能转变为视角,从“放管服”三方面对现阶段商事制度改革的现状与问题进行分析,对商事制度改革在放宽企业登记准入门槛、加强后续监管和提供公共服务方面的主要措施进行了简单介绍。部分改革政策在真正实施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困难,改革过程中也出现了简政放权尚不彻底、现有监管体系与后续市场监管需求不相匹配、市场退出机制不完善、商事制度和政府部门提...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昌大学
南昌大学

商事制度改革背景下市场监管问题研究

自2014年全面启动商事制度改革后,我国的行政许可监管形式发生了重大的变革,由过去的以准入审核为主的“严进宽管”转变为以后续监管为重点的“宽进严管”,行政许可主体在做出行政许可决定后对行政许可持有人行使监督管理权。改革进程并非一帆风顺,监管中出现的一些问题给行政监督工作带来了消极影响。目前,市场监管工作主要存在以下问题:一是现行的法律法规滞后,导致企业登记信息监管困难;同时,由于监管范围和界限不明确,致使监管过程中法律依据不足。二是长效监管机制尚未形成。行政处罚为主的监管机制转变为以信用监管为主的监管机制,要求各监管部门间通力协作才能得以实现,部门间协作机制的缺失造成了重复监管、交叉监管等问题。信息共享机制尚未建立,影响部门间信息交流互动,由于信息未能实现共享,使得企业信用监管惩戒力度不够,导致信用监管强制力不足。三是监管部门自身困境。执法队伍建设落后,无法应对剧增的市场主体;专业人才的欠缺和监管理念、方式的落后给监管工作的开展...  (本文共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