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继续性合同的解除问题研究

继续性合同与一时性合同是传统合同法理论根据时间之于合同履行所起的作用而对合同作出的重要分类。随着社会交易的不断更新,继续性合同的重要地位日益凸显。继续性合同早已被写入《德国民法典》,并逐渐发展成为一套区分于一时性合同的完备制度体系。然而继续性合同在我国并没有引起立法者的足够重视,我国《合同法》也是以一时性合同为核心建立的。由于继续性合同的特殊性导致其在适用《合同法》等法律规范时存在诸多不适应,这一“不适应”在合同解除制度中体现的更加显著,因此在未来的《民法典·合同法编》中必须对继续性合同的解除制度重新进行建构。重塑继续性合同的解除制度体系,首先应当明确继续性合同的内涵和外延。与一时性合同相比,把握继续性合同概念的关键在于给付义务具有持续性,将时间决定给付总量、权利义务关系随时间延续而延续、总给付范围不确定作为定义继续性合同的基础,同时继续性合同强调“因信赖关系而生,因信赖关系丧失而死”。以给付持续性是来源于给付固有性质还是特别约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人民司法》2008年22期
人民司法

继续性合同解除若干实务问题探讨

【要点提示】合同法关于合同解除处理的规定比较原则,而涉及合同解除的案件占人民法院审理的合同...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我国消费合同立法缺失及完善建议

当今市场经济环境下,消费为经济发展发挥着不可替代的支撑作用,但随着消费合同纠纷问题不断增多,消费者权益遭受损害的个案也普遍增多且日趋严重。由于目前我国消费合同相关法律规范还不够完善,加之消费合同所具有的特殊性因素,常导致处于缔约弱势地位一方的消费者的权益因得不到有效保障而受到损害。针对这种亟需解决的状况,本文试图从以下几方面来进行探讨。第一章是绪论。主要说明研究本课题的背景情况,文章研究的目的和意义,再有就是简单介绍一下研究本课题的基本思路和基本方法。第二章是关于消费合同的概述。文章首先对消费、消费者、经营者、格式条款、消费合同等概念作出界定和厘清,力求做到论述清晰明确、防止发生歧义混淆;其次讨论了消费合同的特征和类型,以便对消费合同有一个更加清楚的认识;第三是重点介绍消费合同的特别制度,具体阐述了消费合同所具有的特殊性;第四是讨论消费合同的适用对象和适用范围,为下一章展开分析打下基础。第三章对我国当前消费合同立法缺失情形及原因...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论先合同说明义务范围的认定

随着社会分工的不断加深,以及专业领域的深入,民事主体没有能力掌握所有领域的知识和信息,这就势必会造成交易主体之间出现信息的不对称,而且由于双方存在着利益冲突,往往就会造成信息优势一方滥用这种优势地位侵犯弱势一方的合法权益。所以,要求信息优势方其向信息弱势方承担先合同说明义务是实现社会公正、诚实信用原则的必然选择。因此,先合同说明义务是近年界内比较关注的问题,但是关于先合同说明义务范围的界定依然是难解之题。本文试图通过对就先合同说明义务的现行规定进行整理,发现分散于特别法中的先合同说明义务彼此之间的共通性,以发现有效影响先合同说明义务认定的因素。与此同时,在对现有学说进行梳理的基础上,整合所有影响因素,并进行重新归类,并以相关案例和法律规定佐证。第一章主要是对关于先合同说明义务的现行立法的整理,发现现有规范中各个说明义务的共通性,并阐明对先合同说明义务进行统一性规定的必要性。通过特别法可以发现先合同说明义务已经成为了一项普遍性义务...  (本文共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数量待定合同研究

在传统民法的视角下,对于合同成立认定有着较为严格的标准。古典合同法理论要求当事人在订立合同当时对合同内容做出明确的约定,并以此作为规范当事人行为最主要的依据。因而,针对数量、价格等内容未做明确约定的合同,古典合同法通常对其成立持怀疑态度。但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交易环境发生变化,交易关系也变得日益复杂,而数量待定合同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应运而生。数量待定合同,不同于当事人因疏忽等原因未对数量达成合意的情形,它是合同双方在订立合同时有意识地将合同数量条款留待后定的一种合同形式。当事人约定,合同数量暂时不确定为具体数字,但可以在合同履行过程中通过一定方式加以明确。数量待定合同在成立之初,双方当事人已经就合同主要内容达成了真实意思的表示,其本身亦具有维系当事人长期合作关系的实际作用,如将其笼统地划入缺乏必要条款的无效情形,显然背离了鼓励交易、稳定市场的原则。但在我国的现行合同法立法文件及相关司法解释中,并未对数量待定合同的性质如何、成...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论我国法上成年人意定监护合同的终止

我国当前人口老龄化趋势日益明显,单一的法定监护制度已经难以满足当前形势发展的需要。因此,立足于国内的实际情况,在借鉴境外立法例的基础上,《民法总则》第33条正式规定了成年人意定监护制度,进一步完善了我国的传统成年监护制度。但是,从目前我国的立法现状来看,有关意定监护制度的规定仅是原则性的,作为意定监护制度之重要实现载体的意定监护合同的相关规定在立法上仍处于空白。有鉴于此,本文拟通过对《民法总则》、《合同法》等相关法律分析,找出意定监护合同终止时可能存在的具体问题,并通过法律解释的方法以及对国外立法经验的借鉴,从实体和程序两个方面对我国意定监护合同的终止提出具体的建议,使之在实践中更具有操作性。除引言外,正文主要包括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意定监护关系终止的规范基础分析。一方面,对《民法总则》第36条与第39条作为监护关系消灭之规范基础的正当性进行了论证,并阐明了意定监护关系适用上述规范基础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基于意定监护不同于其他监...  (本文共3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论预约的法律效力

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与完善,交易日趋频繁,交易内容日趋复杂化。有时,人们难以在经过短时间的磋商后就对合同的所有内容形成合意,预约应运而生。现行法律对预约缺少系统而明确的规定,法院在处理涉及预约的案件时往往无所适从。预约的法律效力是预约制度的核心,为此,本文拟从四个方面展开讨论。第一部分是问题的提出。预约是当事人约定将来订立本约的合同。就立法现状来看,《海商法》并未明确预约保险合同的法律效力,《商品房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四条和《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二条反映了最高人民法院在“应当缔约”和“必须磋商”之间的犹豫不定。就学界观点来看,学界主要存在“必须磋商说”、“应当缔约说”、“内容决定说”三种观点。“应当缔约”还是“必须磋商”这一分歧的实质是应当将“将来订立本约”的约定设定的是结果性义务还是方式性义务。预约的法律效力应当是单一的还是多元的,这一问题也需要进一步思考。第二部分是预约法律效力的比较法考察。囿于资料的有限,笔者选取...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