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方以智“学”思想的研究

方以智是明末清初杰出的思想家,他生活在一个“天崩地解”的时代,整个社会弥漫着一股空疏支离的风气。当时涌现出一批欲挽救时局,改变社会风气的学者,方以智就是其中一位。他站在儒家的立场上“坐集千古之智,折衷其间”,并吸收了西学的内容。他十分重视“学”,批评了当时的废学风气。本文主要从方以智之前明代中后期的历史时代背景,家学传承以及西学传入对方以智的影响入手,分析了方以智“学”的思想。主要介绍了方以智对西学的吸收与对宋明儒的批评与发展;方以智对“学”的训诂以及“质测”、“通几”并举,注重知识积累的思想;以及他思想中突出的,以怀疑开端而最终“扩信决疑”的普遍怀疑精神。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东传科学与明末清初实学思潮

自上世纪二十年代以来,学者们对科学与儒学的关系发表了多种观点,其中有些观点仍值得商榷,一是认为儒学阻碍科学论,较早如李约瑟、列文森等,当代也仍有许多学者坚持传统文化阻碍科学论。二是儒学不需要科学论,如冯友兰先生,这一观点认为儒学作为心性之学,并不关注自然,也不需要科学。但笔者在翻阅大量相关历史文献后发现,科学与儒学在不同时代往往呈现出不同的关系特征,因此,对科学与儒学关系的分析,应有历时态与共时态的多方面研究,才能得出较为客观的结论。也因此,本文选取第一次西学东渐为研究场点,以东传西方科学与明末清初实学思潮的互动为对象,揭示此一时期科学与儒学的历史关系,因为这一时期科学与儒学发生了较多互动,既有科学对儒学的多方面影响与冲击,也有儒学面对科学所采取的特有态度与方式。因此通过对这次科学与儒学正面遭逢情况的分析,我们或可发现科学与儒学关系的更多不同侧面。论文方以智的实学思想为线索,探讨东传科学对方以智实学思想的影响以及方以智的实学立场...  (本文共17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哈尔滨师范大学
哈尔滨师范大学

方以智自然哲学思想研究

自然哲学是哲学领域中古老而富有活力的一个方向,西方自古希腊时期自然哲学思想体系已经逐渐形成,中国自周朝末期自然哲学思想也开始出现。中国的自然哲学思想经过先秦诸子百家的发展,至两汉时期达到高峰。自此之后进入一个比较低迷的状态。到了北宋时期以张载为代表的哲学家进一步阐释以“元气论”为核心的中国古代自然哲学思想,但是没有取得突破性的成就。进入明末清初,中国自然哲学思想有所丰富。许多学科发展已经相对成熟,桐城方以智一方面继承中国传统的自然哲学思想,一方面在西学东渐的浪潮之下学习并同化西方传入的思想文化,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其自然哲学思想。方以智的自然哲学思想以易学思想为核心,加诸西方“质测”之法,提出了极具意义的观点。他以“气”为世界本体,否认上帝、鬼神的存在,为其自然哲学思想奠定唯物主义的基础;强调自然界中的万事万物都处于运动的状态之中,而运动的根源在于火的作用,火内部的矛盾斗争推动着整个世界的运动发展。基于以上的本体论和矛盾运动观,他指...  (本文共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方以智易学思想研究

方以智易学思想在明末清初享有崇高的地位,是桐城方氏易学的最终产物。桐城方氏易学,从方学渐开始,经由方大镇、方孔炤等人,到方以智那里,已经完全具备了会通的品质。从家学渊源来看,方学渐以布衣的身份振作风教,驳斥王龙溪倡导的“四无说”,即心、意、物、知无善无恶的观念,澄清性善论的基本涵义,因而“明善”或为其易学思想所要完成的主要任务;方大镇信奉“和而不同”的原则,吸纳佛、道学说的积极成份,鼓吹的大同理想,“野同”是其易学思想的代称;方孔熠历经明代末年的政治风波,动心忍性,取法“潜龙”,寻求易学与西方科学思想之间的共通之处,“潜”是其易学思想的价值诉求;方以智“坐集千古之智”,处在中西文化交流的前沿,是一位承前启后的学者与社会活动家。在方以智生活的年代,“三教合一”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方以智的外祖父吴应宾是“三一教”的信徒,对方以智易学思想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在方以智的观念世界中,易学发挥着指引个体出离生死困顿的作用,而生死与超越生死的交...  (本文共32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昆明理工大学
昆明理工大学

方以智“三教归《易》”思想研究

方以智生活的晚明时期是明朝社会矛盾最为尖锐突出的阶段。当时阳明心学已发展至末期,心学趋禅的态势令整个社会弥漫着一股空疏支离的风气。桐城方氏学派注重“依经释道”的传统在方以智处表现为以《易》理统合三教思想,从而挽救王学弊病的实学工夫。方以智主张“义理寓于象数”而又兼重二者的易学立场,落实到三教观上即是一“中”字。面对明季理学空疏不实之风,方以智推崇孔子“大成”形象,主张以中道救偏而识道艺不二之理。《庄子》在明中期后成为显学,方以智法嗣觉浪道盛后不但继承其“托孤说”,更自摅其意,以易学象数法会通《易》《庄》,而他将庄子修养方法解释为“慎独中节”、“养正”,则显示出他的托孤说与易学立场。晚年的方以智虽为佛徒,却不弃家学传统,他通过格义的方式积极寻求《易》理与禅理的会通,并于华严圆教法的影响下将天地至理抽象表示为“∴”字符号。方以智兼通中西学说,这令其思想表现出不同于时人的别样风格。然而通过研究便会发现,他正欲以西学之实测方法挽救王学末...  (本文共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北师范大学
河北师范大学

方以智自然哲学思想研究

明末清初,天崩地解,革鼎变迁,政治、经济以及思想文化都发生着剧烈的变化。随着阳明心学的由盛转衰,实学思潮扑面而来,一批专注于自然科学、博物知识的思想家走向前台。他们在哲学的研究上,一改过去醉心于心性道德问题,而是把注意力转移到对宇宙的根本原理与客观事物的存在及其运动变化规律法则上来,天文学、数学、地理学等自然科学知识给予了应有的重视,从而顺应了自然科学由古代向近代转型的历史大势。方以智就是这一时期涌现出的具有代表性的思想家。方以智对自然知识的探究并不局限于具体知识本身,而是与哲学的思考紧密结合,即在对具体自然知识的考察中揭示出哲学的道理,对自然与哲学或科学与哲学之间的学术关联进行初步的但卓有成效的探讨,展现出一股新的学思气象。尽管其晚年转向了唯心主义,他的丰富的辩证法思想与形而上学观点错综交织,但其对自然哲学的贡献是值得我们加以肯定的。因此我们展开对方以智自然哲学的考察,无疑,具有重要意义。本文采取文献法、比较研究法、历史与逻辑...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