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汉语大字典》(第二版)引《篇海》系字书条目纠谬

《四聲篇海》是金代韓孝彥、韓道昭父子編撰而成的一部大型字書,由於其收字巨多,後世大型字書編纂,大多參考與援引過。《篇海》系字書是指以《四聲篇海》爲基礎,在體例、收字、釋義等方面有繼承和發展的一系列字書,包括《四聲篇海》《詳校篇海》《篇海類編》《海篇直音》等。我們在翻檢《漢語大字典》(第二版)時發現其形、音、義中多有引用《篇海》系書,但引文中有不同程度的)誤。這種)誤當分爲兩種:其一,《漢語大字典》編纂者不明所引字書體例及誤識字書異體俗)之字而致;其二,編委會所據字書某一版本自身)誤較多,編者不加考辨,徑直採用,致使大型字典所載某字舛誤。現參校七種版本的《四聲篇海》(包括崇慶本、台灣藏至元本、國圖藏至元本、成化本、正德本、萬曆本、崇禎本)及相關字書、韻書,並以訓詁學、校勘學等理論爲指導,對這些舛誤作一考證,以期對《漢語大字典》的修訂提供有價值的信息。本文首先在学界對四種版本《篇海》(至元本、成化本、正德本、萬曆本)校勘的基礎上,外  (本文共1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北大学
河北大学

崇祯本《篇海》(卷六至卷十一)研究

《四聲篇海》(簡稱《篇海》)是金代一部大型字書,其前承《類玉篇海》,博引它書,廣收俗字,據音編部,計畫列字,體例新穎,便於查檢。自面世以來,風行一時,對後世字書編纂產生了重要的影響。金、元、明年間多次翻刻,版本眾多,今較為常見的為明刻本,字經輾轉翻刻,不免)誤,加上明人刻書之弊,學者對明刻本多有詬病。國家圖書館藏明崇禎年間刻本《篇海》(以下簡稱崇禎本)直承萬曆本而來,少有增改,更是無人問津。撿《漢語大字典》主要參考書目表,可知《大字典》援引《篇海》內容,所參原書正是崇禎本,因此,將崇禎本《篇海》與其前版本進行對比研究,對《篇海》自身系統化整理和《漢語大字典》引《篇海》條目的修訂具有重要意義。本文將崇禎本《篇海》(卷六至卷十一)與金元刻本和明刻其他本進行對比,發現其在字頭、字音、釋義、引書符號等方面存在一些差異。其中字頭主要表現在收字數量、列字次序不同和字形差異三個方面;字音主要表現在音項多少、注音方式、注音用字不同三個方面;釋義...  (本文共11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北大学
河北大学

崇祯本《篇海》(卷十二-卷十五)研究

《四聲篇海》是金代韓孝彥、韓道昭父子在王太《類玉篇海》的基礎上編纂的一部大型楷書字典,其編纂體例有所創新,且收字繁多,在字書史上有著重要地位。《篇海》傳世已久、版本眾多,主要分為金元刻本和明刻本,學界較為常見的是明刻本。明崇禎本是《篇海》最後一個版本,也是《漢語大字典》(第二版)所選用的版本。其距祖本時間最久,加上明代刻書諸多弊病,內容多有舛誤。本文以崇禎本(卷十二-卷十五)為研究對象,利用音韻學、訓詁學、校勘學等理論為指導,參照《玉篇》、《龍龕》、《廣韻》、《集韻》等傳世字書,將其與金元刻本、明刻本(成化本、正德本、萬曆本)進行對比研究。本文首先將崇禎本(卷十二-卷十五)與其前版本進行逐一對比,發現在字頭、注音、釋義等方面都有較大差異。字頭方面主要表現在字頭增減、列字、字形差異三個方面,同時字頭所屬的引書也多有不同。注音方面主要體現在音項不同、注音用字和注音方式不同。釋義則多體現在義項不同和釋義不同。崇禎本雖未進行系統修訂,但...  (本文共11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年02期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四声篇海》校勘概说

《四声篇海》是金代韩道昭编的古代收字最多的楷书字典,首创五音四声排部、笔画检字法,在辞书史上有重要影响,但该书在历代修订中不可...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江苏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年03期
江苏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成化本《四声篇海》卷十五校勘实践

金代韩道昭编《四声篇海》首创五音四声排部、笔画检字法,在辞书史上影响重大,但在辗转刊刻、修订中也不可避...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民俗典籍文字研究》2019年01期
民俗典籍文字研究

《改并四声篇海》同形字分类研究

文章致力于对大型字书《改并四声篇海》(以下简称《篇海》)中的同形字进行批量的分类研究。我们主要彻查了《篇海》第二卷和第三卷中的同形字。这两卷共有七十九部,收字万余,基本上可...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