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海德格尔存在论差异中的世界

海德格尔认为,传统形而上学诚然把存在者在其存在中摆了出来并即如此去思存在者的存在,但它不思二者之别,不去追问存在本身。换言之,传统形而上学思考的仅仅是存在者,存在问题被长期遗忘。而要回忆起存在问题,就必须思考存在者和存在之间的不,思入二者“之间”。于是,海德格尔在存在论差异中追问存在,欲以开显出存在的疏明。在存在的疏明处,世界成焉。但是,存在的疏明和世界的形成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它们仅仅是向本源的不断返回,只能永远“在途中”。因此,这里的任何一点既是起点又是终点,缠绕一处难以言说。本文以《存在与时间》为起点,将海德格尔对世界问题的讨论分四部分论述,借以凸现其“世界”观。一、在《存在与时间》中,海德格尔把此在作为开端,想要在此在这一特殊的存在者的特加阐释中赢获领悟存在的可能境域:此在的“在世界之中存在”的整体结构。此在“在世界之中存在”被当成首要的和源始的事情。这里没有现成的人和现成的世界,也没有二者的共同现成存在,它们只能在人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海德格尔的时间性与时——间性问题研究

本文认为,海德格尔从“存在与时间”到“时间与存在”的转折构成其思想转向的最重要环节,甚至预示了整个前期向后期转折的方向。但关于转折问题必须避免任何抽象的结论性空谈,海德格尔终其一生追问存在的意义问题,而领会存在的意义的视域是时间,所以只有紧紧追寻时间这条主线,澄清其作为视域的各环节间复杂的结构性关联,才能有根据地揭示转折的事情本身所蕴涵的丰富内容。本文针对“存在与时间”到“时间与存在”转折的研究的五个章节均围绕时间线索展开,并以探讨时间性[Zeitlichkeit]与时—间性[Temporalit?t]的结构性关联为主要内容。海德格尔在《现象学基本问题》中指出:“在其作为领会存在之可能性条件的功能上,我们称时间性为时—间性”;“最源始的时间性本身时间化就是时—间性”。本文第一章将伽达默尔诠释学作为一个反例,前导性地表明:诠释学仅仅继承了《存在与时间》中此在非本真生存环节的分析,之后就急于推进到以文本诠释为特征的存在之发生的历史性...  (本文共18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年04期
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海德格尔存在论差异状态中生存的世界

世界必然相对于人而立,但世界决不首先是客体。此在与世界、此在与常人、此在与自身等参两居中,标示出存在论差...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后形而上学与美学

本研究试图立足形而上学存在本体论,探讨美学的可能性。“可能性”问题框架决定了,美学既不是一个僵化体系的残骸,也不是彻底的“无”。在形而上学存在本体论基础上自我生长着的美学,介于这两者之间。形而上学给美学提供了在这两者之间不断往复并激活这一“中间地带”思想张力的潜能。但如果对形而上学做“形而上”(抽象、僵化)的理解,以上的构想就根本不可能付诸实施。“后形而上学”破除了对形而上学所做的“形而上”的理解,将形而上学视为西方思想无限自反、一再回归自身根基之批判性的标示;而“后形而上学”恰恰是对这一标示之“标示性”的自觉。这样,以“后形而上学”对西方思想所做的自我认识、自我反思和自我教育,为美学可能性问题提供了本体论保障。在本体论基础之上伸展开来的美学学科,并不能彻底将形而上学的思想“债务”一笔勾销。美学在对这笔债务的承认和担当中进行着自我建构。这门学科的自我建构过程,也是承继了形而上学传统的现代性所进行的自我辩白。美学的自我生长,作为现...  (本文共3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陵学刊》2015年06期
武陵学刊

海德格尔与存在论差异问题

存在论差异是早期海德格尔的重要哲学概念,这一概念和其晚期思想中的"差异之为差异"之间的关联,以及传统存在论中的同一与差异问题和海德格尔存在论差异思想之间的关系在国内...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大学

对海德格尔死亡问题的现象学重构

向死而在是海德格尔死亡的现象学考察的核心问题。在死之悬临之中所显现的是生,是生的惊讶,是生携带着死。同时是死打断着生,警醒着生,死是生之棒喝。生成为一种承受,是幸存,是额外的生命,而不是死。而此种生的前提是现象学意义上的死,是入死出生。是在打断过去、现在、未来的时间维度而敞开的第四维的时间性的生。向死而在的生是无人称的,是余在,是Dasein的进一步改写。向死而在的余生召唤着第四维生命的打开,余生的保持就是进入第四维。余在是第四维生命的存在。是新的时间,是余化的生命存在。余生,所打开的是非生命的生命,是第四维的生命,是自由的,活化灵动的生命。这是余在对海德格尔死亡的现象学问题重构。  (本文共4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