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庄子》的民俗学研究

《庄子》在中国古代哲学史上的崇高地位早已得到世人的公认,但它在中国民俗学研究中的潜在价值尚未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本文试图通过对《庄子》的民俗学考察与研究,发掘《庄子》的民俗资料价值和民俗思想的理论意义,找到《庄子》哲学与民俗学之间的内在联系,并站在现代化建设的角度重新审视《庄子》,以期发现《庄子》对今天民俗和民俗学建设的启迪作用。本文的研究目的是开辟《庄子》研究的新领域,发挥《庄子》在中国文化发展进程中的新作用。本文分四大部分:第一部分:《庄子》的民俗视野。搜罗《庄子》中涉及的先秦民俗事象并作简要分析。第二部分:《庄子》的民俗观。分析《庄子》对现世民俗的批判和对理想民俗的构想,并评价其民俗观的得失。第三部分:《庄子》的民俗内容与其哲学体系之间的关系。通过研究可以发现,《庄子》的民俗内容是其哲学思想体系的现实基础之一,而其民俗内容又受其哲学观点的统摄,双方为互动关系。第四部分:《庄子》对当代民俗与民俗学建设的指导意义。《庄子》的民  (本文共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四川师范大学
四川师范大学

当代视域下的庄子生态美学思想

庄子的思想言论中包涵着丰富的生态美学思想,对庄子生态美学进行个案研究是当代生态美学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庄子生态美学对宇宙、世界的看法趋向于一元化,即:天与人有一个共同的生命本原——“道”。“道”所化生的天地万物都是自然的,它们遵循自然的法则而生存和发展。庄子的“气”这个范畴,是对世界的运动本质的普遍性的整体把握。对于审美活动来说,“气”和“感应”是相互依存的。庄子生态美学“和”的审美原则内在规定性内容包括:宇宙自然本身的圆融;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和谐美;人的生态和生命基质的平衡与调和。庄子认为生死变化是很自然的事情,人们应该以坦然的态度面对生死的问题,使生命的流程体现“自然之道”。庄子生态美学认为自然万物都有着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人与自然应该是在生命基础上的平等对话关系。庄子的“游”是人与自然万物交触的生命体验,从根本上说同生态美的体验是一致的,同样是生命与生命的交流。同时“游”也标志着一种中国人对于人生的诗性领悟,一种中国人的...  (本文共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曲阜师范大学
曲阜师范大学

学术文化视野中的《庄子》思辩之风

《庄子》作为先秦庄子学派的著作总集、道家经典,在我国传统学术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影响深远。因而对《庄子》的研究历来是学术界的热点,并且取得了大批的研究成果。本文就是在这些研究成果之上,结合战国中后期的社会和学术文化形势,从学术文化的视角来考察《庄子》中所蕴涵的思辩(思维和辩说)之风的特质,揭示其思辩之风的学术文化渊源,并进而考察《庄子》思辩与战国其他诸子思辩的不同,突出庄子思辩的独特性,并从传统文化学术的角度加以定位和评说。第一部分,主要考察和揭示《庄子》所蕴涵的思辩特质。重点从庄子的思辩特点、思辩方式和思辩语言加以论述。首先,从思辩特点看,《庄子》之思辩是以“体道”而达到的一种精神自由的境界为旨归的,因而其对道的思辩,表现出带有主体精神的超越性和相对性两个特点。其次,从思辩方式看,《庄子》之思辩是以直觉和相对为主要的思辩方式的。直觉即是一种缺乏理智逻辑的内心体悟,重在体道;相对方式则是其从道的高度辩说万物所体现出来的相对特征,...  (本文共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江西师范大学
江西师范大学

唐前文学中的庄子阐义

《庄子》以其多途并进的方式,绵延于唐前文学之中。这些途径在不同历史时段,无论是就其分布呈现出的此消彼长之不均衡态势而言,还是就其各条途径之渐进嬗变过程中凸显出的特异风貌而论,均当有其深刻的内在原因,诸如即时思潮之演变、社会政局之动荡、士人心态之变化、文学观念之嬗进等等。同时,不同时段的士人,由于各取所需,故而引庄之目的亦会表现出迥然差异:有用来议政的、有用来论理的、有用来修身的、有用来品物的、有用来品人的,有用来抒情的、还有用来叙事的等等。凡此种种,不仅反映出不同时代士人引庄之用心,亦会影射出时人对《庄子》一书之本质的态度与看法。  (本文共1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北师范大学
东北师范大学

论《庄子》的修辞理论与实践

《庄子》是先秦诸子散文中文学性最强的一部,这与其修辞造诣是分不开的。然而修辞研究又恰是《庄子》研究中的薄弱环节。本文从理论与实践两方面对《庄子》修辞进行了探讨,力图揭示《庄子》的文学内涵、话语机制、内在矛盾及其原因。《庄子》的修辞理论大体涉及言辩、文章两方面,其言辩观的主要内容是反对语言的雕琢巧饰,反对辞辩,并进而对语言的表达功能加以彻底否定。这显然与《庄子》的语言实践产生了深刻的矛盾。本文分析了矛盾的本质以及这种言辩观的具体针对性和它的积极意义,同时指出,由于它过于偏颇甚至走向语言怀疑论的极端,所以难于指导其语言实践。真正对《庄子》的语言实践起到指导作用的是《天下》篇谈到的文章观。它较为系统地阐述了庄子对于创作方法、原则及文章风格等方面的自觉追求,表现出一种自觉的创作意识。其间着重对《庄》文避实就虚的言说策略进行了讨论,指出“三言”并非并列关系,“卮言”是对《庄》文语体风格的总括,而“寓言”、“重言”是“卮言”风格最主要的表现...  (本文共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北师范大学
河北师范大学

《庄子》“道言论”研究

“道”“言”关系,是道家语言哲学的核心问题。由老子首倡,在庄子那里得到了深入阐发。老子曰:“道常无名。”(《道德经·章三十二》)庄子云:“大道不称。”(《庄子·齐物论》)有见于此,历代论者多以老庄主张“非言”,即认为面对“道”,“言”只能保持沉默。但是,以下的事实却同样不应被忽视:首先,老庄固然一方面说“道不可言”,而另一方面却都在言“不可言之道”。他们并未因“道不可言”而就此“止言”。再者,我们也恰恰是经由老庄之“言”领会到那“不可言之道”的。离开了“言”,“道”也就无从依托了。这里所涉及到的,就不仅仅是老庄对于道“说了些什么”的问题,而更是一个“怎样说”的问题。老子“正言若反”,以“开合式的句子”作为其表述方式;庄子则“言无言”,以“卮言”、“忘言”、“寓言”作为其言说策略。正是在这应“不可道之道”而生的“不可言说的言说”中,先秦道家哲人尤其是庄子,显示出了其超卓的语言智慧。庄子“道”与“言”关系的复杂性,源于“道”与“言”...  (本文共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