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证人拒绝作证权

新刑事诉讼法实施以来,司法实践中遇到了证人作证难的重大问题:证人不作证、不出庭作证已是当前司法面对的主要困境之一,并成为困挠司法改革的瓶颈。面对这一难题,各路学者方家均从证人作证义务与权利保障等有限侧面进行正反和反复地论证,在企图找出一个治病良方的同时也陷入了大致相似的窠臼。笔者认为,制约证人作证的因素与解决办法虽然很多,但多数学者却忽略了一个基本的进路:也即采用以退为进的方法。即先划出一块属于证人不予作证的地盘,再辅以证人应予作证的义务与作证时的权利保障等配套措施:证人必须去做他应做的,但先给他应给的。这样一来,证人应作证而不作证就失去了借口和理由,强制起来也顺理成章。况且,古今中外各国的诉讼实践均肯定了证人在特定情形有不予作证的权利,我国现行的诉讼法也不应忽略这一极为显眼的事实。证人拒绝作证权正是在这一基本思路的牵引下闪亮登场的。证人拒绝作证权是指了解案情并有作证能力的人,因符合法定情形而依法卸除作证义务,不予作证的权利。这  (本文共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论证人拒绝作证权制度

对于作为有效解决社会冲突的法律机制——诉讼而言,追求案件事实真相为其主要目标之一。在诉讼程序中,证人基于特殊身份而负担着就其所了解的案件情况向司法机关提供证言的义务,为此,世界各国都从立法上予以明确规定,这亦是司法追求实体真实的必然要求。而与此同时,各国法律又规定了相应的证人拒绝作证权规则,我国古代也曾经存在过“亲亲相隐”制度,这样一来岂非自相矛盾了?其实不然,这是法律对于多元价值做出合理权衡与取舍的结果,可以说,这是一种利益博弈现象。毕竟,社会是复杂多样的、价值是多元的,相比较于司法利益还存在其他社会权益,比如说个体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因而作为调整社会秩序、规范个体行为的法律而言,更应切实立足于司法人性化的基石上,以寻求一种更有效的维护社会整体价值与保护个体权益之间达到相对较为平衡的途径。即在特殊情况下,法律通过赋予证人得以援引拒绝作证权来抗辩司法力量的做法,以此来维护较司法权益更为重要的其他社会利益,如婚姻家庭的和睦与稳定、...  (本文共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甘肃政法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07年05期
甘肃政法成人教育学院学报

论证人拒绝作证权

证人拒绝作证权是指在特定范围内,具有作证义务的人,基于特定身份、特定原因,依法享有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社科纵横》2007年09期
社科纵横

论证人拒绝作证权

证人拒绝作证权是指在特定范围内,具有作证义务的人,基于特定身份、特定原因,依法享有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1年S1期
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论证人拒绝作证权

本文通过对两大法系的主要国家以及我国古代和港、澳、台地区证人拒绝...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论证人的拒绝作证权

多数国家和地区均在诉讼证据立法中对证人拒绝作证权有规定,只是所规定的作证豁免人群不同、要保护的利益侧重点有所不同。其中大陆法系称为拒绝作证权,英美法系称为特权规则。我国立法对此没有明确的规定,本文称为证人的拒绝作证权。证人拒绝作证权是指在相对特定的范围内,具有应当作证义务的人,基于特定身份、特定的原因,依法可以享有的拒绝作证的权利。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均对证人拒绝作证权进行了法律规定,只是详细不同。我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使中国人更加重视亲属之间的感情维系,他们宁愿触犯其他利益哪怕是违反法律以保护他们心中最重要的亲情,因此,我国应对证人拒绝作证权作出法律规定,以杜绝变相株连导致的被告人举家入罪的情行。对证人拒绝作证权进行立法并予以规范,其实质是在刑事诉讼中寻求利益平衡,维护婚姻、家庭的稳定和维护个人领域免受公权力侵害,承担可能无法获取足够证据甚至失去探究案件事实的风险,以追求程序正义和利益平衡。证人拒绝作证权即证人作证豁免权包括“公务...  (本文共3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