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历史与情感的变奏——沈从文小说文体论

中国现代小说史上以文体得名的小说家不多,沈从文无疑是突出的一个。面对这样一个文体大家,我们无形中感觉到一种沉甸甸的重量:沈从文的小说创作是否有一种内在统一的文体特征?如果有,又如何从这如此多变的文本体式中抽绎出那个内在规律性的文体特征呢?为解决此问题,作者首先从文体这一概念的本质含义入手,认为文体这一概念的成立,并非只单纯依据作家笔下出现过多少种文本样式,最终应看这种文本体式是否“负载着社会的文化精神和作家批评家的个体的人格内涵”(童庆炳)。依据此,作者在对沈从文小说文体研究时剔除了作家早期创作中形态各异的文本样式——作者认为它们只是沈从文为熟悉写作这一技术性很高的“情绪的体操”而进行的文体试验,还称不上沈从文“个人”化的文体。文章主要对沈从文成熟期的小说进行考察和分析,认为沈从文的小说文体建构依托于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体悟与借鉴,和对于人类命运的独特的生命体验,二者交互影响成就了其文体的个性特征。论文主要从三个方面对这一问题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曲阜师范大学
曲阜师范大学

沈从文小说的形式研究

一、沈从文小说的叙事角度沈从文在他创作的二百多篇小说中,现代小说的各种基本叙事角度都有所运用,即使是同一种叙事角度,格局和写法也有所不同。全知叙事在沈从文小说中运用得最为广泛。他在使用这一古老的叙事方式时,有意识地进行了改造和创新:一,他有意识地将全知叙事向第一人称限制叙事靠拢,使读者明显感觉到叙述者的存在。在展开情节的时候,他有意识地限制叙述者的视野,有意遮弊某些关键性情节,让读者自己靠想象去填补事件的空白。二,在描写人物心理的时候,他更多地采用侧面烘托、场景暗示、语言表白等方式,展露人物复杂的心理活动,表现得十分含蓄。除全知叙事外,沈从文小说中大量运用第一人称限制叙事。在这类小说中,叙述者是以“我”的名义出现于作品中的人物;“我”和作者的关系各不相同,大致可以归为两种:一是“主人公”类型;二是“目击者”类型。另外,内心独白也是限制叙事的一种基本方式。小说家以内心独白为叙事方式,主要是通过日记体得以体现的。纯客观叙事在沈从文小...  (本文共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论沈从文小说创作的悖论形态

在中国现代文坛上,沈从文无疑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作家。在25年的创作生涯中,他发表了大量题材广泛、内容复杂的小说,不论是数量还是质量,在现代文坛上都是少见的。然而,国内对沈从文创作的研究曾走过一条崎岖甚至是不正常的道路,沈从文也因此得到过很不公正的待遇。新时期以来,对沈从文的研究逐渐走上了正常的文学批评轨道,他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独特地位与贡献也理所当然地得到了肯定。这一方面源于沈从文作品超越时空的艺术生命力,另一方面也得益于严肃认真的研究者和良好的批评风气。通过对沈从文作品的审视,笔者认为悖论是造成其小说创作独特性的关键所在。沈从文传奇式的人生经历形成了他悖论的思想情感,使他始终在自卑与自尊、希望与失望、理想与现实的交织中进行小说创作,构筑理想世界,栖息疲惫的灵魂。作家悖论的思想情感导致了其创作上的悖论形态。在沈从文的笔下,湘西一方面是一个唯美的世外桃源:山美、水美、人亦美。那里的生命都充满了原始的活力:积极、单纯、乐观。人性是优...  (本文共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江西师范大学
江西师范大学

沈从文小说中的爱与死

爱与死是文学的永恒主题,这在沈从文的小说中得到充分体现。本文以西方的精神分析学为经,以作家的传奇经历为纬,依次透析了沈从文对“爱”、“死”和“爱与死”所作的言说。沈从文对“爱”和“死”的言说源于作者故乡湘西文化景观的浸洗、早年人生体验的感发和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影响。对人的本能力量的大肆渲染,对“爱与死”母题的巧妙运用,使沈从文小说获得了巨大的艺术感染力。  (本文共3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长治学院学报》2019年06期
长治学院学报

论沈从文小说的写作发生学

沈从文是一个"对政治无信仰而对生命极关心的乡下人",他对人类生命与美好人生形式的关心成为他写作的内驱动力。沈从文的个人生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大众文艺》2020年11期
大众文艺

沈从文小说的女性梦境书写研究——以翠翠、萧萧、三三为例

京派作家的创作熔写实、记梦、象征与一炉,梦是抒情写意小说想象、虚幻的风格的体现,沈从文做为京派小说的代表作家,其小说中有大量的梦境描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