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试论郭嵩焘的洋务思想

郭嵩焘的洋务思想,萌发于鸦片战争爆发之际,酝酿于国内为官期间,而出使英法的特殊经历,更使得这一思想发生了飞跃式的发展。本文以郭嵩焘“使西日记”为中心线索,从四个方面分析了这段出使经历对郭氏洋务思想的规约性影响,以及它在中国早期现代化史上的重要作用。首先,通过对西方世界的亲身考察,郭嵩焘得以从世界文明发展的高度,破除了“中国之外无文明”的迷思,从文化的层面上打开了突破“夷夏之防”的缺口,雄辩地说明了虚心向西方学习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更重要的是,他还超越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局限而倡导“师长”以自立,即以世界性的眼光全面公正地看待自身民族与世界其他民族的地位和历史处境,从而产生了既无限关怀祖国,但又不同于“中国中心主义”的民族观、即与世界主义相辅相成的民族主义观。其次,自由资本主义鼎盛时期的经济繁荣景象留下的刺激,以及后来主动对自由资本主义理论的了解,不仅使郭嵩焘认识到洋务企业的诸多致命弱点,有利于他提出具体的改革措施,而且他的思考还  (本文共3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内蒙古大学
内蒙古大学

郭嵩焘洋务思想研究

鸦片战争后,中国出现了“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西方列强凭借其实力轰开了中国的大门,致使中国卷入到了世界潮流之中。在与西方列强碰撞的过程中,许多有识之士认识到,实力是解决争端的决定性因素,中国必须放下“天朝上国”的架子,从虚骄自大的心态中解脱出来,重新估价自己。随着林则徐、魏源等人“开眼看世界”、“师夷长技以制人”思想主张的提出及传播,晚清社会逐渐形成了学习西方的新思潮,郭嵩焘正是这股思潮的提倡者和参与者。郭嵩焘作为中国近代史上的启蒙思想家,是晚清洋务派中不可忽视的人物。虽然他从未直接办理洋务实业,但他熟悉洋务事务,其思想主张敏锐超前、独树一帜,是那个时代最精通洋务的人之一。他的政治思想对近代中国的政治、经济、外交等各方面都产生过较为深远的影响。作为中国最早的驻外公使,郭嵩焘在当时提出的一些外交方式、原则,如“以礼相待”、“以和为主”、“知时审几”等,对于当代的外交活动和工作仍然具有着很高的参考价值。本文在结构上分为三部分:引言、...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州学刊》2008年02期
兰州学刊

试论郭嵩焘政治思想与洋务思想的异同

郭嵩焘和其他洋务派人士一样,坚持"外须和戎,内须变法"的洋务思想,但与其他洋务派人士不同,在对待西学的态度上,他主张全面学习西方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

晚年郭嵩焘研究

郭嵩焘作为中国近代一位洋务派思想家和第一位驻外公使,具有独特的地位和作用。他从湘军建功而崭露头角,奠定了他一生事业的基础;而随后的三年出使经历,使他有机会走出国门,通过对西方社会的实地考察,更加坚定了他向西方学习的信念,思想更趋先进,见解日渐深邃,也使其以更加理性的眼光来重新审视当时中国社会。出任公使成为他一生最为辉煌的时刻,也是中国开始走向世界,逐步抛弃传统观念,与西方进行平等交流与对话的一次尝试。而他出任公使的三年经历了种种的打击和挫折,来自于外在的压力和内心的苦楚,使其不得已引身自退。本文研究把郭嵩焘的晚年界定于他自1879年出使归来后归隐湖南家乡,直至1891年病逝这段时期。郭嵩焘正式退出政治舞台后,并非像一般赋闲官员那样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他身在江湖,而心仍停留在庙堂之上,时刻关心国家时局。他并没有因来自于社会、政治的压力而屈服,仍坚持己见,建言献策,表现出极大的道德勇气和博大的政治胸襟。内忧外患的时局在刺激着他,如其...  (本文共27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立足传统 融汇中西——郭嵩焘洋务教育思想研究

郭嵩焘是晚清著名的洋务思想家,他的教育思想是其洋务思想的一个组成部分。咸丰、同治年间,郭嵩焘亲见西洋的强盛,痛感清王朝人才凋零,积极呼吁引进西学,建立新式学校。在光绪初年出使英法期间,他考察西方的各级各类学校,广泛接触英法教育界人士,研究教育与国家富强的关系,从而提出了较为系统的改革中国教育的主张。归国后,他绝意仕途,乡居不出,大力兴办教育以实践其思想,但为时俗所限制,他的实践离他的理想还有相当的距离。郭嵩焘的教育思想,可以归纳为五个方面:关于教育地位,他认为“新政之源”在学校,欲举办洋务新政,必先革新教育;关于教育目的,他主张培养全面发展的人,其中德行陶养最为重要;关于教育内容,他提倡实学,包括中国传统学问,也包括西方科技知识;关于教育制度,他设想从通商口岸开始逐步普及新式教育,借鉴西法,变通旧的学校章程;关于留学教育,他建议仿效日本,多遣子弟留学欧美。郭嵩焘承续湖湘文化的经世传统,教育思想以经世为取向。他虽然极力倡导借鉴西方...  (本文共3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郭嵩焘的文化思想

郭嵩焘文化思想内容丰富,自成体系,其形成和发展与郭嵩焘的文化背景密不可分,有一变迁的过程。从时间上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来考察:接触西学以前为早期,主要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为主;以出使国外为一界限,又可分为两个阶段,是对西方文化认识深入的过程。这三个阶段并不是截然分离的,之间有着前后的继承和发展关系。从内容上看,其文化思想发展主要表现在哲学基础、人文教化、中西学术思想、人心风俗以及政治文化思想这几个方面。本文试从以上纵横两方向结合来对其文化思想进行梳理,以求能准确的把握其思想。在未接触洋务之前,郭嵩焘走的是传统士大夫之路,潜心于经史,深受传统文化的熏陶。他对传统文化并不是照搬照抄,而是有着自己的见解。及至接触洋务接触西学后,郭嵩焘的思想进一步发展,他继承了王夫之的“道器观”,将之改造为以文化为内涵的“道器观”,作为中西方文化认识的哲学基础。他对西方文化的认识经历了由“本末论”到“道器多元论”的过程。1875年郭嵩焘首次提出西方立国“...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郭嵩焘与湖湘文化

湖湘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领域里一朵含苞怒放的奇葩,日益为世人所注目和重视,已成为一门显学。作为湖湘文化近代产儿的郭嵩焘是中国两千余年封建史上第一位驻外公使,曾任兵部侍郎,广东巡抚,是名符其实的封疆大使。然而,这位显赫的钦差大臣却前前后后归隐五次长达二十五年之久。本文旨在横向联系,纵向开拓,探求两者关系,填补史学研究中的“死角”与空白。归隐时期漫长,整整等同官宦时期,导致郭嵩焘难伸经天纬地之才,酿成个人的人生悲剧。郭氏归隐具有重要意义,它折射湖湘文化特色,是湘系势力涨落的缩影,是晚清封建社会末世的一个重要象征。它反映中国本士走向近代化道路的极度艰难,亦反映中国走向世界征途中的重大挫折。归隐即退出官场回到民间或故乡隐居。郭嵩焘的归隐观的内涵是丰富的,它不是消极的避世,而是一种迂回的入世,宦海风波战乱风波和家庭风波是其归隐的外因,而个人性格是其归隐内在的诱发因素。归隐折射“经济之学”,郭嵩焘行教育救国之梦,走经世致用之路。归隐体现“借法...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