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关于整合课程知识观的研究

知识既指认识的结果,也包括认识的过程。在当代,知识的内涵逐渐多样化,而知识的外延在扩大。知识与课程有密切关系,是制约课程发展的最基本因素。课程概念的演变反映了课程研究的社会学转向。知识分类是课程编制的基础,整合课程作为一种新的课程形态与课程设计理论,是对分科课程的补充与改善,两者是并存关系。要充分认识教师作为课程整合主体的地位与作用。有两种不同的知识观:一是本体论的知识观,二是价值论的知识观。知识观的演变也就体现在这两种知识观的变化上。知识起源于人,知识的人性起源决定了知识的特点。知识具有善的价值,由知识而至善,由善而至幸福,知识是幸福生活的源泉。知识产生幸福的机制是知识的认识与解释功能。人类正在面临的知识转型的实质是东西方文化的整合,是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整合,是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整合。应承认“神秘主义知识”的存在并认识其人文教育意义。知识经济时代提出了更加强烈更加全面的知识需求。课程改革是对知识的再概念化、选择和组织。两  (本文共11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现代课程知识观演进的流派分析及启示

课程就是知识,还是知识就是课程?这一问题长期困扰着教育理论工作者前进的步伐。实际上,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孕育着现代课程知识观与前现代课程知识观的根本分野:凡认为“课程就是知识”的课程知识观是一种缺乏反思性的课程知识观,在它指导下的课程知识构架集中体现为奴役性,课程知识担负着“规训”受教者的神圣使命,也正因为如此,课程知识在中国封建社会和西方中世纪成为统治阶级“化民”政策的工具;凡认为“知识就是课程”的课程知识观是在文艺复兴时期出现的一种课程知识观,尤以“百科全书派”的课程观为代表,表达了人们在冲破宗教束缚后积极进取的热情。这两种课程知识观都属于前现代课程知识观的范畴。现代课程知识观是伴随着现代教育(以杜威的实用主义教育观出现为标志)的出台而出现的一种课程知识观,它既不信奉凡课程都可作为“知识”的合法性,也不盲目追随知识都可成为“课程”的合理性,而是试图在课程与知识的夹缝中重建课程知识的大厦。无论是现代主义课程知识观,还是后现代主义课...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教育理论与实践》2019年34期
教育理论与实践

国内课程知识研究现状及趋势的可视化分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课程知识研究经历了萌芽、发展和稳定三个阶段。对研究内容的文献计量和可视化分析发现:国内课程知识研究主题契合于教育和社会发展的具体情境,研究主体多样,并具有国际视野,但也存在对课程现实...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教育科学(中英文)》2020年02期
中国教育科学(中英文)

课程知识观论纲:批判与重建

知识是课程的基础性源流。课程知识观包含课程知识主体观、课程知识本质观、课程知识评价观,它们分属课程知识的意识形态、选择与组织以及评价问题。基于课程知识观三方面的相互关系,依据课程知识主体类型可...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湖北教育(教育教学)》2020年06期
湖北教育(教育教学)

教师课程素养的要义及转化

当前,提升中小学教师的课程素养或课程领导力,已成为各级各类教师培训及教师专业发展的主要课题之一。提升教师课程素养不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教育导刊》2018年12期
教育导刊

如何实现课程知识的价值——基于教学中知识危机的思考

课程知识是课程的核心部分,是实现知识价值的途径,是实现理想教学的载体,是课程理论元研究的出发点。而课堂教学中存在着表层热闹的教学景象和"闭关锁国"的教学理念,在带来课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