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保证期间

保证期间是保证制度的一项重要内容,与保证人的责任承担密切相关,从而对债权人的权利实现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在确保保证制度发挥增强市场主体信用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然而,保证期间的性质究竟是什么,应该如何加以确定以及怎样认识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期间之间的相互影响等一系列的问题,一直伴随着这样那样的争议,影响着保证期间效力的发挥。同时,规定这一制度本身的《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也因为立法技术以及对问题的理解认识等方面的原因,存在着冲突和矛盾,不但没有起到定分止争的作用,反而引发了理论与实务界更深的困惑。因此有必要对保证期间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以求正本清源,对立法的完善和司法实践的发展有所裨益。本文共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部分为保证期间概述。保证期间的概念,立法上未予确定,学界对其含义一直存有争议,而对保证期间的正确理解,是研究保证期间所有问题的最基本前提。因此,笔者把概念的界定作为全文的切入点,认为:保证期间,是指保证合同的当事人约定的或者法律规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论保证期间法律适用困境与出路

我国的保证期间,不仅是保证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如同“咽喉”,对保证人是否承担保证债务起着关键性作用,也是令理论实务界最为疑惑不解的法律制度之一。立法技术的缺陷导致我国保证期间陷入了理论与实务适用的两难境地,加之法学界长期未形成统一的保证期间性质学说,又反向加剧了司法适用困惑。鉴于此本文将重点分析保证期间计算、其与诉讼时效关系的法适用困境,并找出“症结”,试图对其“疏通”,从而使保证期间制度具有流畅施行的可能。除引言和结语外,全文包括五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阐述我国保证期间计算分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以下简称《担保法》)及《最高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是我国保证期间司法适用的主要法源,其中《担保法》第15条虽规定当事人约定保证期间,但缺乏具体的法律规制,造成适用的困难,如对约定保证期间的起算点、约定的区间长短缺乏规制等。《担保法》第25、第26条,虽推定起算点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但缺乏对预期违约...  (本文共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论保证期间

保证期间是指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期间,它是保证制度的重要内容之一。但是,由于我国《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对保证期间的定性不清,在保证期间的立法模式上选择法定主义的立法模式以及在保证期间的具体问题的设计上存在诸多的漏洞与不足,使得我国的保证期间虽然繁琐而复杂,却无法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基于此,笔者对这一问题展开论述。文章共分五节。第一节是保证期间的概述,主要论述了保证期间的概念、性质以及保证期间的两种立法模式。笔者认为,保证期间应定义为保证人能够“容忍”债权人不积极行使权利的最长期间;保证期间在性质上是一种特殊的权利行使期间或责任免除期间;我国应选择保证期间意思主义的立法模式。第二节是保证期间的计算与效力,其中包括保证期间的起算、中断、重新起算以及保证期间经过的效力。笔者认为,基于主合同预期违约的情况,法定保证期间的起算点应定在主债务人不履行债务之日;我国法律在一般保证的保证期间中设立中断的原因除保证人享有先诉抗辩权外,还有一个原因是...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昌大学
南昌大学

我国保证期间制度的完善

为了化解市场经济风险和促进市场经济发展,各国普遍重视并不断完善担保法律制度。我国在1995年出台了《担保法》,其中以专章规定了担保制度,这无疑有利于对保证法律关系的规范和调整。但由于保证理论的复杂及所涉内容的广泛,使得担保立法的规定比较原则,对保证期间的规定也不尽完善。于是,在吸收了民法理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最高院于2000年通过了《担保法解释》,对保证期间做了进一步补充规定。遗憾的是,从制度层面上观察,司法解释仍有许多不尽合理与完善之处,使得学界对保证期间制度的争论更加激烈。实践中出现的担保纠纷案件,更加暴露了我国担保立法及司法解释相关规定的缺陷,使得我国对保证期间制度的完善迫在眉睫。要对缺陷进行完善,首先需要对保证期间制度形成正确认识,尤其应该认识到保证期间的除斥期间性质。正是因为对保证期间的性质认识不清,才会认为保证期间能够中断,才会认为保证合同有诉讼时效。在应然层面上,保证法律关系中只要有保证期间就能够实现保证制度的目的...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清华法学》2003年02期
清华法学

论保证期间

一、引言保证是指保证人与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的行为。在保证制度中,保证期间是保证合同的一项重要内容,直接关系到保证责任的存废...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论保证期间

从属性和补充性是保证的基本属性,也是理解保证期间的性质及其适用规则的关键。保证合同关系作为从合同从属于主合同关系,分析保证合同相关问题必须考虑主合同关系的因素,不能简单得出保证“单务”、“无偿”的结论并进而判断保证期间为法定期间。保证期间的制度价值仍然在于维护公益,而非保护个别保证人。其他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立法例亦证实当事人约定的保证期间绝对优先适用,仅在没有约定时方由法律推定,但这并不能改变保证期间的性质,保证期间应为约定期间而非法定期间。保证期间的起算点应由当事人决定,当事人未约定时,一般保证因受一般保证人先诉抗辩权阻碍,保证期间应自执行完毕主债务人财产时起算;连带责任保证期间应自主合同履行期届满时起算。《担保法》错误地提前起算一般保证期间存在立法漏洞(其深层次原因是因为我国在时效起算点和时效中断事由两方面与域外立法例存在巨大差别),会导致一般保证人借此脱责,又引起了保证期间应否“中断”的疑问。在主债务人预期违约的情形下,应...  (本文共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