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民间信仰与村落生活研究

民间信仰一直是民俗学研究的传统领域,同时也是人类学研究的焦点问题。但是长期以来学界把对于民间信仰组织尤其是香社组织研究的焦点放在了泰山香社的研究上,这方面的成果已经很多。然而对于村落中香社组织的个案研究还比较薄弱。本文以井塘村的香社组织为例,主要研究井塘村中的现存的香社组织的历史和现实的活动状况,以及香社组织与村民日常生活的互动。本文的正文分为五章。第一章绪论,交代了本文的学术选题意义以及本选题研究的历史与现状,本文的研究方法、研究范围以及运用的资料体系。本文所研究的是一个村落中的香社组织,本来在中国关于村落的文字记载就很少,而像香社这种民间信仰组织的文献资料几乎没有。所以本文主要运用了田野作业的方法获得资料,利用村民的口述史和碑文以及民间文书来还原香社组织的历史,力求展现一个完整的研究成果。第二章交代了本文研究的村落——井塘村的社会文化概况。其中包括自然地理、社会经济以及历史文化等方面,从而揭示了井塘村的香社组织存在的环境。第  (本文共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西师范大学
广西师范大学

伍元龙信仰与村落生活研究

本文是关于民间信仰与村落生活的个案研究。具体的研究对象是江头村村民信仰的伍元龙。江头村位于广西全州县文桥镇境内。在村落中,伍元龙既是江头村伍氏宗族的三世祖,又是受一方百姓信奉的“雨神”。鉴于此种情况,笔者以信仰文化与村落生活之间的互动关系为切入点,通过祖先崇拜和雨神信仰在村落生活中的具体展演过程,探讨伍元龙信仰主、客体结合后的文化意蕴、变迁形式,分析事象变迁的深层原因、传承力量,发掘现代在地化伍元龙信仰依然存在的各种因素及其未来的发展趋势。本文主要采取文献收集和田野调查的方法,同时还借鉴了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心理学等相关学科的研究方法。本文的主要内容包括三个方面:一、介绍孕育伍元龙信仰的社会生活文化背景。二、描述伍元龙的双重神格——祖先、雨神在村落生活中的文化内涵、空间布局、文化变迁及其现实功用。三、探讨现代化语境下,伍元龙信仰存在的基础、继续传承的原因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由局部反观整体,对村落生活中民间信仰的发展趋势做出一...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梅花拳与村落自治生活研究

梅花拳是中国民间传统武术拳种之一。在近现代华北乡村社会,这一植根于乡土的民间拳术,持续影响着冀、鲁、豫等乡村地区的民众自治生活方式。长期以来,盛行于冀南广宗县北杨庄一带的乡村梅花拳组织,它以男性结社、互助自治为典型的运作特征,在村落社会中塑造了显隐兼具、层次分明的乡土文化景观。这种以村落梅花拳为代表的乡民艺术贯穿于民众日常生活之中,其背后蕴含着深厚的乡土自治逻辑,并呈现出鲜明的民俗文化传统张力。本文主要由绪论、正文四章、结语三部分组成。绪论部分阐述了本研究的缘起与意义,并对海内外民间自治、村落组织及梅花拳等相关领域的研究成果进行梳理述评,同时对部分关键性术语作出说明。第一章介绍了田野个案选取点的村落生活景观全貌。主要从区域地理、村落历史、家族组织与民众日常生活等视角对北杨庄进行“全景式”深描,以增进对当地民众日常生活方式的整体性认知。第二章对北杨庄村落梅花拳传承发展实况予以梳理,侧重于讨论村落梅花拳的传入、传播及文武教化逻辑等问...  (本文共28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内蒙古师范大学
内蒙古师范大学

村落生活与村落多元信仰

初头朗村是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郊区地带的一个自然村落,同时也是笔者的家乡。该村在笔者有记忆以来的二十年左右的时间范围内一直存在着多种信仰并存的现象。多种信仰形式,包括佛神信仰、道神信仰、祷告信仰以及村落保护神、天地灶王、祖先神灵等杂神信仰协调共存于同一个村落生存范围内,甚至同一个信仰个体身上。相互之间以一种有机的组合方式形成一种“多元信仰体系”占据着村落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即村民的精神世界。同时,在二十年的时间范围内,随着村落经济发展、城市化过程加剧、社会结构调整等一系列现实因素的变化,村民内心由“多元信仰”构建而成的精神彼岸世界发生着悄然变化。而“多元信仰体系”的变化又反过来影响着现实的村落生活方式。本文尽量避开学术意义上所谓的“宗教信仰”、“民间信仰”的概念,立足村民思维的主位角度,将村民意识中那些与现实世界截然对应的超自然崇拜对象予以详细讲述。通过以“佛神信仰”、“道神信仰”、“祷告信仰”、“杂神信仰"等村民意识中的神灵划分...  (本文共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云南大学
云南大学

本主信仰与村落民俗生活

从过去到现在,不同族群、地域的人们在社会经济生活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作为底层文化的民间信仰却没有随之消失,而是以“活形态”存在于民众生活之中。本主信仰作为白族特有的民间宗教信仰形式,与其他人为宗教(诸如佛教、基督教等等)相比,具有生活化和民间性的特质。本主信仰是白族人民日常生活行为之中的信仰传统,它与白族民众民俗生活之间相互渗透,相互影响。本主信仰自上而下的影响民俗生活,成为民俗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民俗生活是承载本主信仰的载体;同样,民俗生活也在自下而上渗入到本主信仰之中,使本主信仰成为白族传统民俗事象的“活形态”的储藏库。石龙村深处石宝山腹地,四面环山,风景秀美,石龙村白族村民民风淳朴,热情开朗。由于较为封闭的地理环境,本主信仰在石龙村得到了较为完整的继承和保留,是石龙村白族最重要的民间宗教信仰形式,它与石龙村其他宗教信仰共同构成了石龙村多元共存的宗教文化,是石龙村白族整个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以石龙村白族为调查点...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西大学
山西大学

清代高平县关帝庙与乡村社会

清代高平县具有明显的区域特征,其村落中广泛分布着关帝庙宇,这些庙宇将关帝作为重要神灵,在融合关帝神灵“国家—地方”二元一体特点的同时,在高平乡村以世俗化、民间化的方式进行崇祀,给乡村社会带来重要影响。关帝神灵不仅与儒释道关系密切,还在传播中不断被全能化,具有全能神的职能,同时又因高平的特殊性而增加了地域性功能,形成了“村村都有关帝庙”的历史格局。至清代,以关帝庙为依托的关帝信仰在高平趋于兴盛,与此同时,乡村民众积极参与庙宇修建和祭祀活动,在追求物质生活的同时不断践行精神生活。在乡村社会长期发展的过程中,以关帝庙为依托关联乡村社会主体的村落有许多。高平关帝庙宇的修建,将士绅群体、商人群体、村落民众团结在一起,形成了从个人、家庭到家族,再到“社”“会”组织,最后到整个村落、地方社会的活动网络,一同投身到关帝庙的修建、组织、管理、祭祀等活动中。关帝庙宇使民众在日常生活中发挥着其作为乡村主体的动态作用,不仅反映了地方精英、村社组织的作用...  (本文共9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