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刘敬躬

南朝梁安城农民起义领袖。安成(今江西安福)人。大同八年(公元542年),率... (本文共90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刘敬:躬耕管理数十年,助力机构新发展

中国社区医师
中国社区医师

具有60多年发展历史的天津市红桥区丁字沽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承担着辖区14个居委会、7.6万常住居民的基本医疗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2016年,中心创建“红桥区首个社区康复科”;2017年,中心荣获区级五一劳动奖状;2018年完成呼吸疾病规范化建设,通过国家呼吸疾病专家考核组对中心的考核评审;2019年完成“优质服务基层行”创建工作,并顺利通过市级复核,成为“优质服务基层行”达标单位。中心主任刘敬是社区卫生服务战线的“老兵”,作为一名管理者,其从事基层卫生工作二十余年,积极参与天津市基层卫生综合改革工作,不断探索创新落实国家基本公共卫生项目,努力推动医联体建设。在刘敬主任眼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要以提供“既有温度又有精度”的健康服务为目标,以“平时有问候、小病有服务、大病有帮助”的邻里式服务为特色,坚持“服务居民,呵护健康”,立足基层,为辖区居民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服务。秉承这种管理理念,刘敬主任带领着丁字沽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国社区医师》

论梁代江湘交广诸州豪强的兴起

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古今史家对梁代末期江湘交广等州突然出现的大批豪强的活动,多惊愕不已、惶惑不解。本文拟从江南社会产生豪强的历史背景、豪强的特性、梁代豪强斗争历程及其兴起的历史意义等问题作些阐述。不妥之处,还望专家学人不吝指正。 东晋南朝时期江南社会结构是这样组成的:地位最高者为士族(其中侨姓又高于吴姓),其次为普通侨人和普通吴人,地位最下者为江南土著(不含三吴人士),凡属高等地位的就歧视居低等地位的,这是阶层(级)歧视,又因为侨吴大都聚居在扬、南徐、荆、雍等州,所以侨吴对南方土著的歧视还带有地域歧视的特征。歧视是多方面的,但归根结蒂焦点总是汇聚到政治上,主要是政权组织者—侨吴人士实行落后的地缘政策,歧视、排斥居住在江湘交广等州的南方土著进入政权,却又不实行适应他们发展需要的政策,土著的利益得不到保护,易言之,东晋南朝中央政权对江湘交广等州的统治实质上成为侨吴人对南方土著的统治,形成为地域矛盾,这在南方是一个大的社会问题,昔人尚未显言之,今举例证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关于“祅”与“祆”之辨——兼论“祅道”非“祆道”辨

唐都学刊
唐都学刊

“祅”与“祆”二字由于字形相仿,在实际应用中,极易混淆,稍不留神就会出现疏误,影响对原文的理解。岑仲勉先生在《隋唐史》中曾对“祆”与“祅”的区别进行过辨证,他说:祆字之右旁,或谓从“天”,或谓从“夭”,历来争论不决,按《唐律》三:“诸造祅书及祅言者绞”。从夭者即“妖”字,更证祆字之不从夭。……从“天”者示其为天神也[1]。关于“祅”与“祆”之区别,岑先生明确指出从“天”者为“祆”,音xiān,而从“夭”者为“祅”,音yāo,通“妖”。先生所言极是,笔者也曾就“祅”与“祆”的区别及“祅道”非“祆道”等问题有过论述(1),兹在此基础之上作进一步的辨证。一、“祆”与“祅”之区别关于“祆”字,陈垣先生认为:“祆字之见于字书者,始于《玉篇》,其次则《说文新附》,其次则《续一切经音义》。”《玉篇》虽然写成于南朝梁大同九年(534),但陈垣先生怀疑“《玉篇》之祆字,祇可认为唐上元元年甲戌(674)以后孙强等所增,实非顾野王原书所有”。所以“祆...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唐都学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