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陈超
出版:河北人民出版社
页码:663-1306页
字数:951千字
电子版价格:¥24.32
简介:本册工具书共收录183条词条。

您购买后即可:1、在线阅读全部词条
       2、下载阅读本书
下载App,随时查阅本书
分享到:

《20世纪中国探索诗鉴赏-下 》

仅显示词条 显示摘要

自从听懂波涛的律动以来,我们的触角,就是如此确凿地感受到大海的挑逗:——划呀,划呀,父亲们!我们发祥于大海。我们的胚胎史,也只是我们的胚胎史——展示了从鱼虫到真人的演化序列。脱尽了鳍翅。可是,我们仍在韧性地划呀。可是,我们仍在拼... [详细]

一一百头雄牛噌噌的步武。一个时代上升的摩擦。彤云垂天,火红的帷幕,血酒一样悲壮。二犄角扬起,遗世而独立。犄角扬起,一百头雄牛,一百九十九只犄角。一百头雄牛扬起一百九十九种威猛。立起在垂天彤云飞行的牛角砦堡,号手握持那一只折断的... [详细]

日出     

听见日出的声息蝉鸣般沙沙作响……沙沙作响、沙沙作响、沙沙作响……这微妙的声息沙沙作响。静谧的是河流、山林和泉边的水瓮。是水瓮里浮着的瓢。但我只听得沙沙的声息。只听得雄鸡振荡的肉冠。只听得岩羊初醒的椎角。垭豁口有骑驴的农艺... [详细]

巨灵     

西部的城。西关桥上。一年年我看着南川河夏日里体态丰盈肥硕,而秋后复归清瘦萧索。在我倾心的塞上有一撮不化的白雪,那却是祁连山高洁的冰峰。被迫西征的大月氏人曾在那里支起游荡的穹庐。我已几次食言推迟我的访问。日久,阿力克雪原的大... [详细]

空城堡     

与孩子径直走进那座城堡,最初的一刻已使我深信不疑。我想: 他们不会不在。与孩子登上楼梯,鞋跟叩响石级错落有致,颇悦耳,如落空山野。鞋跟踏着人造花岗岩,铿然作声,如落空山野。我想: 他们能到哪儿去呢?门厅是敞开着的,旭日临窗之下华灯仍... [详细]

1牛王眉清目秀。牛王仪表堂堂。牛王丰满。牛王的乳房沉甸甸。牛王,光荣的西部的长毛绒母牛,西中国春牛之王,带来西部草地的芳芬,使离乡者重又忆及故乡温情的篷帐、池沼、雪山、漠风……,牛王站在华盖之前,工匠为她雕饰。为她梳理。为她贴... [详细]

雨季延长。雷电一夕苟且,新麦于穗头提前萌发。重力在膝盖缓缓弯曲。我的行期再三耽搁,岁月又添加一圈年轮。雾晨。小酒店珠帘红绿微动,东方沙漠鼓乐喜庆的旋律自店家结队驼行。门首一辆牛车,车主不在,轭下老牛闷头嚼食筐中草料慷慷慨慨与... [详细]

河床     

我从白头的巴颜喀拉走下。白头的雪豹默默卧在鹰的城堡,目送我走向远方。但我更是值得骄傲的一个。我老远就听到了唐古特人的那些马车。我轻轻地笑着,并不出声。我让那些早早上路的马车沿着我的堤坡鱼贯而行。那些马车响着刮木,像奏着迎神... [详细]

若干世纪以来所发生的事情都在证明这家族的分配不均多山的北方多高原的北方多雪的北方用脚掌暖化冰雪却无奈它向东倾注的北方眼见那河流在南方养育三角洲却在北方在中原菌生群雄并起的纷争北方坐在马鞍上透过风扬的黑鬃俯视河水听远行的商... [详细]

有一年冬天我遇到了一个童话它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含义但我觉得它很美丽那是巩乃斯草原雪后的清晨大地铺了厚厚的银絮阳光在上面镀上炫目的幻想这时,雪原上跑过一只狐狸它是那样的火红如滚动的火焰,太阳的儿女当它艰难地从深雪里跃出慌张得险... [详细]

为什么总是要赞美骆驼呢?我弄不明白看见它的时候我只有沉重的悲哀大而贫瘠的沙漠它是大而畸形的怪态尖厉的怪叫是跋涉者的声音吗?不,那是可怕的变态你为了生存,别人为驱使竟把你变得这样丑陋得善良,合理得奇怪像一只驼背的恐龙像一位乖僻... [详细]

猛兽和食草兽从远古起便追逐着奔向地平线潮水起伏彼岸未至地平线依然而恐龙绝种了凶禽和白嘴鸦从地平线上起飞被双腿弹向空中苍空旋转羽毛纷乱地平线依然而凤凰失踪了人类凝视它数千载眼见这神奇的手掌将太阳抛起复收回便在它面前如兽匍伏... [详细]

足球     

一疯狗们撵蛋傻狗们看!二除了手全身任何部位都调动起来头和脚联盟向一双手进攻别的手全不愿帮忙束手有策的拼抢缩手不缩脚的战争三由于人在地球上显得太渺小就制造了一个摹拟的小球踢来踢去还说: 瞧吧地球在我脚下!四越他妈的不容易进观众... [详细]

这不歇气儿的金黄的声音,在金黄的阳光里金黄的土地上飘荡……啊,只要世上还有这个声音,我的心就不会平静,不管它在多远的地方,也会款款地落在我的耳旁。我不再好奇地盯着吹奏人,那微闭的双眼。我不再讪笑满眼的红红绿绿,也不再发傻似地瞧... [详细]

伸手推开窑洞的门像是曝日野老眯上眼睛一只耳朵捎进一只蜜蜂来满树的苹果花开繁这条黑脊背前胸长出些泡桐树亮光光的叶子亮光光的身垴畔上麦穗儿灌了浆一碗水把白糖都化绿走的这是条地平格漫漫走的这是你家的水浇园谁跟上谁唱好听的 “苦... [详细]

碗形心     

那些老碗在我面前冒着热气香味儿阵阵飘散。可我看见的,只有汗水润湿了,冒着热气的脸。只有初春的太阳底下,静静地,冒着热气的山塬。我没法儿改变自己的碗形心,塑成它,烧制它的,是我的民族的苦难。就让这样一颗碗形的心把这个世界上还冒着... [详细]

山风才为玉米叶子歌唱!为那些扎了羊肚子手巾,赤了脚,站在黄土地里的叶子歌唱……啊,好似穿了黑衣裳的玉米叶子呀,已灌满碧绿的血汗汁浆!每一根叶脉都鼓鼓涨涨,在黄土里闪耀翡翠的亮光。这升起叹息又融化叹息的叶子啊,这会开花又会结实永无... [详细]

不要指着你那憨野地笑着的女儿,对我说: “我的二女子! 叫唤梅。”不要停下你絮着棉花的手,抬起眼:“为甚女子都叫 ‘改’? 我就叫她 ‘唤’ 哩!”啊,母亲! 唤着你的梅的母亲你的这些话,惊得我瞪大了眼睛。“二女子生下来就哭不出声!是你大... [详细]

从古猛士仆地的身躯中徐徐隆起高原,开始隆升起最初的骨骼血肉之躯卧地,如紧闭之蚌微微启开,吐出血滴炼成太阳背脊拱升起岩体胸脯绵延成平野目光徐徐滑动,渐渐陨灭成幽冷地平线指缝楔入岩层有第一颗青草沿指尖悄悄吐绿嶙峋的肌腱,石化成西... [详细]

大西北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地理名词这是大地、云海、苍穹、地平线与群山的组合这是烽火台、古长城、奔马、绿洲与开拓者的合成这是一重历史空间这块种植太阳、毡房与大宛马的土地这块种植冰峰、兀鹰与金色东不拉的土地落日的灰烬都堆放在这里... [详细]